@全球南开人 齐心共寻校钟,行动吧!


更新时间:2021/07/28 阅读次数:

亲爱的海内外南开校友:

忆及美好的求学时光,想起美丽的南开校园,你一定感慨万千、眷恋无限,母校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物都陪伴了你的青春,见证了你的成长。在众多风物中,南开校钟一定尤为令你印象深刻,与古朴典雅的校钟合影留念可谓必修课,重要时刻听闻校钟鸣响实乃必然事。你可曾细观铭文,景钟云亡,今兹重铸句,仿如钥匙,豁然解锁,贯通古今。

当今静默肃立在校园中的校钟于1997年重铸,原钟不知所踪。2019年伊始,习近平总书记亲临南开大学视察时曾过问原钟下落。众所周知,南开遭遇轰炸后,张伯苓校长曾语被毁者为南开之物质,南开之精神将因此挫折而愈益奋励。然而,据史料记载,19482月至9月,张伯苓校长与中国驻日代表团团长商震、盟军最高司令部和日本政府多次通信往来,始终围绕同一主题——寻找丢失的南开校钟。这让我们不禁好奇,究竟是怎样一座校钟,让重精神不重物质的张伯苓校长如此念念不忘、竭力追回?2021年盛夏,南开大学原校长侯自新教授亲自组织专家专题研讨校钟来历下落,它究竟又有怎样一段故事,让当代南开人把继续找寻校钟作为课题研究、要事推进?

前世今生悬而未明的校钟,在颠沛流离中记录着令人唏嘘的往事,在百转千回里顾盼着魂牵梦萦的家园,也牵动着万千南开校友的心弦。在那段山河破碎的岁月中,我们只能从同样破碎的文献记载与图片资料里,大致拼凑起这座老校钟的流离轨迹和模糊影像。何来何往、样貌怎样,俱是等待发掘的真相。

1931年,南开大学第九次毕业典礼,

同时也是大钟移至南开后的开钟礼

校钟承载着南开的悲壮往事与不屈精神,是南开历史文化的缩影和符号。一同探寻校钟的待解之谜,查证来历,找寻下落,甚至让校钟重返故园,是海内外南开儿女的共同心愿和神圣使命,更是参与书写校钟历史、载入南开史册的一大幸事!

校有召,召必应!每有艰难险重,校友身影从未缺席!此次寻钟之旅,校友更为主力!遍布大江南北、大洋彼岸,掌握资源丰富、信息畅达,期待全球南开人热情响应母校号召,积极发挥自身优势,以实际行动践行我是爱南开的心声,为找寻校钟尽一份心、出一份力。或查询资料,或提供线索,或实地探访,或资金支持……纵是千山万水,哪怕千辛万苦,也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校友与母校荣辱与共、息息相通,坚定找寻自家瑰宝,传承母校文化,讲述南开故事,弘扬南开精神,校友责无旁贷!在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大钟移至南开行开钟礼90周年、南开学校“7·28校殇日”84周年之际,郑重吹响寻钟之旅嘹亮号角,合力奏响南开文化自信强音!行动吧,南开人!

寻钟热线

南开校友总会 任老师 13820692973

张伯苓研究会 王老师 13352020125

南开大学天津校友会 赵老师 17622632461

盼钟邮箱

hellobell@qq.com


南开校友总会

南开大学天津校友会

2021年728



# 南开校钟史 #

大钟历史众说纷纭。初步判定系西洋制造、远渡重洋、赠予中方,1881年起悬鸣于天津机器局。因迥异于中国古钟形制且体量巨大,又因被放置在寄托着洋务救国希望的机器局门前公开展示,大钟遂成天津城的新地标。

1900年庚子之变,八国联军占领天津,天津机器局遭受侵略者的炮火与瓜分蚕食,彻底湮灭。日军将大钟作为战利品赠予英国工部局,工部局在英租界维多利亚公园的临街一角高筑钟台,悬挂大钟,极尽炫耀。

1921年,因一战胜利纪念碑选址与大钟位置重合,英国工部局提出将大钟运回英国的博物馆陈列。工部局华人董事陈巨熙抗议,最终,大钟移至八里台海光寺内,重归中方手中。

大钟在海光寺

大钟在英租界维多利亚公园

大钟在望海寺

1930年代大钟在南开大学

1930年代人们在南开校钟前留影

1930年,八里台海光寺败落,大钟面临无处可依的局面。张伯苓校长多方协调、努力争取,最终将这座几经颠沛的大钟接至南开园安放。成为南开校钟的大钟,如获新生,不仅恢复往日的报时功能,每逢重大时间节点,南开师生都会鸣响校钟,并且,它还成为了大中银行的纸币图案。但好景不长,随着日本对华侵略的加剧,作为抗日救亡运动的蓬勃火种与精神象征之一,南开学校在1937年遭到日军轰炸、焚毁和占领,南开师生被迫分散到西南地区继续学业。而这座重达6.5吨的校钟无法随校转移,留在了校内,所幸的是,它并未在轰炸中过分损伤。然而,在1938年初,校钟从被日军牢牢封锁的南开园里,凭空消失了。

回首过往,这座大钟所承载的历史并不简单,甚至可谓波澜壮阔。因为在这个跨越70年的故事中,轮番上场的角色,有主张洋务救国、拼命升级国家军备的李鸿章,有传闻中为了获得李鸿章的订单才赠其大钟的德国军火商克虏伯,有出使欧洲兢兢业业为国家找寻先进武器、培养武器制造人才的李凤苞,有为了抵御西方侵略特来天津机器局学习的朝鲜燕行使,有强开我国门、强占我国土的西方列强,有一直斡旋于英租界却不见诸史料记载的招商局局长陈巨熙,有走在亚洲发展前列却开始觊觎中朝领土的日本侵略者,更有毕业于机器局水师学堂、亲历过甲午战场、最终弃武从文、为教育救国奉献一生的张伯苓。

然而,随着张伯苓校长多次寻钟未果,南开老校钟也在大家的记忆中归于无声。直到1997年,南开大学经历战火摧残后的第60年,南开大学时任校长侯自新带领新南开人克服种种困难,重铸校钟,重新拾起了这段沧桑往事,将今时与往日衔接贯通。当新校钟被敲响的那一刻,隐于时光中的老校钟也开始应声而鸣,竭力震碎尘封,将屈辱近代史中的高光一面重新带回到我们面前,让我们记起一代代南开人、一代代中国人为自强图存所展现出的顽强和百折不屈。虽然老校钟至今还隐藏在历史的迷雾中,但其折射的南开精神却越发光辉夺目。(资料来源:张伯苓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