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五虎:中国篮球的早年传奇


来源:南开校友网 更新时间:2014/09/16 阅读次数:254

南开五虎:中国篮球的早年传奇

    在天津,南开不仅是一个地域概念,还是一个文化地标。说它是地域概念,因为在天津市有“南开”这一行政区划;说它是文化地标,是因为南开中学、大学,在天津的文化教育领域,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无论是南开区,还是南开学园,都和篮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总理和篮球

    今夏,中国健儿备战奥运期间,温家宝总理亲自到五棵松篮球馆,看望紧张训练的中国男子篮球队。温家宝说,我小时候也是个篮球爱好者,我最爱看篮球赛。慰问中,总理还身体力行地跑步上篮,连投五球。有一点,提请注意,温家宝总理祖籍天津,毕业于南开中学。

    众所周知,新中国的第一任总理周恩来同样毕业于南开中学。周恩来在南开中学读书时,深受爱国教育家张伯苓先生“三育并重,特重体育”的教育方针影响。当时南开中学,以班为单位,组织比赛。周恩来是班级中的体育先锋,他是本班“勇”队篮球队的6名队员之一,是“勇”队排球队的主力,是“勇”队足球队的中锋。在课后的竞赛中,他所在的“勇”队篮球队和排球队均获得了冠军。

    1916年,周恩来被选为“敬业乐群会会长”,负责童子部的工作。当时童子部的篮球队十分知名,曾经打遍全校无敌手,并且经常到校外比赛。当时一位童子部篮球队的队员在日记中写道,“课暇与周翔宇(即周恩来)商议球队进行方法。”“四月八日童子部球队到高庄李氏小学(现位于天津市津南区)比赛篮球,会长周翔宇送到门前,祝吾等凯旋。”“五四”运动期间,周恩来在天津领导学生运动,其间还乔装到南开观看篮球比赛,他对篮球的关心和喜爱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上世纪60年代初,天津在行政区划上隶属河北省,当时天津拔尖儿的篮球运动员全部被调配到“河北一队”。天津在失去了大部分主力队员之后,马上又组织起了“天津体院队”,在短短的不到一年时间内,重新杀回甲级联赛。

    周恩来总理1961年到津视察工作期间,还特意观看了北京体院一队(即国家男队)和天津体院队的比赛。球赛开始,天津队表现出色,曾经一度以6比0、12比6领先。场上不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周恩来总理也被现场观众的热情所感染,不时赞扬天津队的表现,“天津队打得不错,赢了,你们打得好。”

    从天津南开中学毕业的两位总理都爱篮球、都打篮球,绝对不是一个偶然,这是和当时南开的篮球氛围密不可分的。

    南开五虎啸篮坛

    19世纪20年代,正值篮球运动风靡津门大地之时,那时的南开学校,在张伯苓校长“特重体育”的教育思想指导下,将本校的篮球运动推向了一个巅峰。当时仅南开中学就有篮球场12块,南开大学、中学联合选拔优秀选手,组建大学、青年和少年3个篮球队。另外年级有年级队,班级有班级队,没有入选的篮球爱好者还可以自由组队,比赛一天几场,常年不断。在这样浓厚的篮球氛围中,南开的篮球人才不断涌现。

    提到南开的篮球名人,首推“南开五虎”。

    1924年,南开篮球队异军突起,在技战术上已经初步形成自己的独特之处——采取以篮下投射为主,中距离投篮为辅,短传快攻相互配合的战术。左前锋张增贤左手在篮下勾手投篮,右前锋刘洪恩跳起补篮,后卫凌国彦抄截、快攻,各人均有绝招。场上的5个人形成3高2小的组合,配合默契。他们曾经在天津市篮球赛中击败实力强劲的青年会“竞进”队、新学书院队和北洋大学队,获得冠军。后又以南开队为主,调选北洋大学前锋黄玉桐和北京清华大学中锋冯灿洲组成华北篮球队,参加第3届全运会,取得冠军。那时的南开队,被人们称作“老五虎”。

    后来的 “新五虎”成就更在前辈之上,所以人们口中的“南开五虎”更多的指的是“新五虎”。

    新五虎专打洋鬼子

    自以南开篮球队为主的华北队夺得第3届全运会冠军之后,队员相继毕业离校,篮球队一时青黄不接,实力大减。在与北京清华大学的友谊赛中,南开篮球队败北。赛后,清华园放映电影,开片出现的镜头是一个大纸篓。在北方方言中,“篓子”是一个贬义词,取笑他人“技艺拙劣,无可取之处”。这个玩笑传到南开校园,同学们深受震动,喜爱篮球的学生下定决心图强雪耻。

    当时由南开中学一年级学生王锡良、李国琛、魏蓬云发起组织“篓子”篮球队,以此名激励自己。后来“篓子”队又加入刘建常和唐宝堃 ,这5个人就是后世所说的“南开五虎”了。

    “篓子”队由于实力强劲,在选拔南开中学队时,5个人全部入选。后来他们经过勤学苦练,终于在华北球类赛大学组的比赛中,击败北师大队,获得冠军。

    这次夺冠之后,南开中学队让京津篮球界刮目相看,不久之后,学校接到了上海体育协会和上海南开分校的邀请,到上海与3支篮球强队进行友谊赛。当时号称上海三强的是上海沪江大学队、西青队(也叫海贼队)和侵华美军陆战队篮球队(匹兹堡队)。除了沪江大学队之外,其他两支球队都由外国人组成。

    当时的沪江大学队,内有善于篮下左右定点投篮的中锋何通,外有灵活快速的前锋梁国权。赛前,南开队并不被人们看好。教练董守义针对沪江队个人技术精湛,但是战术配合不娴熟的特点制订了相应的战术——缠死对方内线,全力拼抢篮板,得到篮板后快攻;5人联防,相互补位,专攻其弱点。

    上半场双方战成平局。下半场,南开队适应了场地,双方你争我夺,互不相让,在终场前2分钟再次战成平局。这时比赛也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南开队叫出暂停,教练董守义授意——务必要沉着冷静,猛攻快守,择机投篮。再战,唐宝堃 切入篮下,率先投中两分。后卫王锡良抢断成功,传给前场的魏蓬云,魏蓬云左边底线投篮得分。比赛结束,南开队以4分的优势,战胜了沪江大学队。

    南开队首战告捷在上海引起哗然一片,人们没有想到这几个剃着光头、穿着蓝布大褂的毛头小子竟然能战胜沪江大学队。再战海贼队,南开五虎打出了水平,最终以36比24的大比分优势战胜了对手。士气正盛的南开队最后一战的对手是匹兹堡队,该队队员身材高大、善于猛攻,在美国当地也是小有名气。但是两战两捷的南开队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35比20,轻取对手。

    当时访问日本获得全胜战绩的菲律宾圣提托马斯大学篮球队回国途中经过上海,听说南开队在上海滩3战3捷之后,非要与之比试。开始时,菲律宾人根本没有把南开队当回事儿,但是在看到五虎人人能攻善守,配合娴熟之后,马上集中精神,调兵遣将。双方展开了防守战。上半场两队得分不多,战成平局。下半场,比分依然十分胶着。最后时刻,南开队领先两分,对方持球进攻。这个时候,唐宝堃 断球成功,一条龙突破到篮下,对方防守队员及时回防。面对高大的防守队员,唐宝堃 急中生智,来了个“鹞子翻身”将球投中。这时比赛结束的锣声响起,南开五虎以37比33取得胜利,在场的观众冲进赛场,将为国争光的五虎将高高举起,这一刻所有的中国人都在享受着胜利的喜悦。

    南开五虎在上海滩4战全胜,从此也落下了“专打洋鬼子”的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