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父张伯苓先生(20)


更新时间:2018/11/05 阅读次数:0

张锡祚 著

南开大学档案馆 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 南开大学出版社整理

地点.jpg

1937年南开被炸后,在南京的校友开会讨论重建南开

 

“只要中华民族存在一日,南开也必存在一日”

  在七月二十八日午夜到二十九日,日军自海光寺兵营,用炮火密集轰击八里台南开大学,轰了一夜,第二天白日又用飞机投掷大量炸弹轰炸,轰炸过了之后,日军兵车开进,把未炸平的楼房倒上火油来烧。在中学部也是一阵飞机轰炸,然后再倒上火油烧。总计这一场,把大学部秀山堂、木斋图书馆、芝琴楼女生宿舍、单身男教员宿舍楼和其他一部分平房宿舍炸烧夷为平地。把中学部南楼、西楼和小学部的教室楼也都炸了又烧,化作废墟。大学部有由大钟寺迁来的一口大钟,重一万八千斤,上面刻有全部《金刚经》,是一件具有历史价值的文物,也被日军拉走,熔做枪炮子弹,用来破坏中国建设、屠杀中国人民。过后又有日本特务,带着几个朝鲜人,乘着日本军车,到先生家里来捉人。因为家里的人事先都已逃走了,只得把家里未搬走的衣物,掠抢了些,扬长而去。

  彼时先生在南京,闻听天津南开大、中、女、小四部校舍被毁,一惊一痛,悲从中来。四十年惨淡经营,一草一木,皆是亲手建起,今日一旦被毁,化为乌有,三千名学生弟子,尽作风流云散,悲痛交加,一时几难自持。但是先生秉性是坚强的、乐观的,他当时坚毅地说道:“我深信中华民族是不会灭亡的,南开学校是为了救中国而产生,因为救中国而遭到强敌所嫉,因此被炸、被烧、被毁,这都是意料中的事。只要中华民族存在一日,南开也必存在一日,我们继续地努力干吧!”他的精诚,感动了当时的一般社会人士,大家都在争先恐后地为重庆南渝中学捐款,所以在一个很短的时期内,就添建校舍,发展到一千五百多学生。为了保存南开学校的传统精神,符合社会各方人士和南开校友们的愿望,把重庆南渝中学更名为重庆南开中学。一时这个中学成了战时中国的典范,它象征着新中国的复兴,所有国外人士到中国来,都要先参观一下重庆南开中学,会一会张伯苓校长这个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