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石福臣教授:理解植物,拥抱自然


更新时间:2018/09/25 阅读次数:22

微信图片_20180925111044.jpg

石福臣,男,1966年生,博士生导师,现任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植物生物学和生态学系主任、中国植物学会理事、中国植物学会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生态学会科普专业委员会委员、天津市植物学会理事长、天津市生态学会副理事长、天津市林学会理事、天津市政府政策咨询专家、天津市公安局刑侦科技特聘专家、南开大学教学名师。


  石福臣在1989年于东北林业大学获理学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1997年于东京大学获农学博士学位,在日本环境科学技术厅和农林水产省森林综合研究所做特别研究员,于东北林业大学做林学博士后。先后任东北林业大学教授、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知识创新基地研究员,2003年进入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任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主持完成国家科技攻关、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省自然科学基金、教育部骨干教师基金、高等学校博士学科点基金等项目40余项,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4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三等奖4项。主要研究领域为环境植物学、资源植物学与植物群落生态学,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170余篇,著作10余部。


人物访谈

走近第四教学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大门两侧茂盛葱郁的松柏和竹林,而石福臣的办公室便处于竹林一窗之隔的地方。若是走入石老师的办公室,书架上琳琅满目的各类植物志和窗外摇曳的绿竹就能让人感受到这里的主人与植物的不解之缘,窗口书架上一整套大部头的《苏东坡全集》更是为这里晕染上了一层浓厚的人文色彩。会逢风雨,窗外竹影飘摇,屋内灯火阑珊,便让人不禁想到苏子瞻的“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这与石老师豁达的人生态度亦是若合符契。

堂前正授全芳道

妙语又逢春草生


年复一年地辛勤耕耘,石福臣在专业领域上可谓高屋建瓴。在教学方面,石福臣多年来承担本科生的“植物分类学”等专业基础课和研究生的“资源植物学”等专业选修课的教学工作,是“植物生物学”和“野外实践教学”专业课的课程组长,每年都能出色地完成学校的教学任务,其中“植物生物学”课程更是被评为南开大学示范精品课程。


石福臣不仅细致严谨地对待教学工作,还积极拓展教学思路,采用生动活泼的授课方式调动课堂气氛,让学生们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接受知识。石福臣讲课风格独特,循循善诱,深入浅出,总能使大家深受感染并认真思考。他经常将古典诗词巧妙地融入植物学知识的讲授中,以连珠妙语点铁成金,将原本较为枯燥的知识赋予鲜活的生命,生动地开启学生们的感官。“石老师太有意思了,听他讲课就跟听相声一样,非常有意思。”今年大二的伯苓班学生马铭阳如是说。“石老师常常将课堂与实践相结合,根据学生的兴趣设置课程内容,并且总能吸引到不同专业的同学来选修他的课。”即将步入研三的杨彤如此评价。这也代表了广大见识过石老师课堂魅力的同学们的心声。除专业必修课外,石福臣开设的其他课程也都大受欢迎,他的选修课“药用植物分类学”是年年爆满的“抢手”课程,受到学生们的广泛青睐。


喜看稻菽千重浪

丹心热血沃新花

作为天津市植物分类学领域的执牛耳者,石福臣对野外实践格外看重。他提出的“课堂、课下及野外实践为一体的植物分类学教学模式”还曾获得2009年度南开大学教学成果二等奖。石福臣在2003年进入南开大学工作以来,尤其对生命科学非常重要的“野外实践教学”课程倾注了满腔热血,通过与地方合作建立了稳定的教学实习基地,为保证南开大学“野外实践教学”课程的顺利开展作出了重要贡献。虽然每年的十多天野外实习都占用着暑期时间,但是无论他个人有什么困难,从来都没有耽误过他热爱的教学工作。2006年正值实习前一天,石福臣的妻子意外骨折,他连夜将自己的妹妹从家乡请来照顾妻子,而自己仍然照常出现在野外实习的第一线。就这样,石福臣14年来每年都带着教师和学生们爬山涉水,无畏蚊虫叮咬和似火骄阳,凭借他过硬的专业功底和组织协调能力,安全、出色地完成了一年又一年的野外实践教学工作,赢得了大家的广泛赞誉。


石福臣指导毕业的博士、硕士研究生已近30人。他们不但都找到了适合的工作,且有多人已成为高校或科研单位的教授或副教授等高级骨干人才。学生们跟随石老师收获到的不仅仅是专业知识,更有人生方向与品格素养。在日常的学习生活中,石福臣始终密切关心学生们的思想活动及情绪状态,经常和学生交流谈心。每一次交流,他都会用宽阔的视野和真诚的鼓励让学生重获勇敢和自信。尤其在学生们面临重要的人生选择时,他们都愿意去找石老师聊聊。在学生心中,石老师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也是最能给自己的人生发展道路指明前进方向的人。他除了在学业上认真指导帮助学生外,生活方面也非常关心爱护学生。2009年邱新媛同学在来学校路上被机动车碰伤,他第一时间赶到医院看望,送上安慰;2010年柴民伟同学患急性阑尾炎,他当机立断开车带他去医院,并为学生垫付了住院费和医药费。石福臣始终认为:大学教师应该有三重角色,即学生业务学习方面的导师、思想交流方面的朋友和生活健康方面的家长。就这样,石福臣多年来默默耕耘,倾洒的是热情和汗水,收获的是学生的爱戴和自身的欣慰。


一腔热枕寄草木

十年著书画南开

为了让学生们更方便、更直观地学习植物学课程,石福臣除了坚守在教学前线之外,还潜心编写了包含31万余字和近700幅图片的《南开草木图集》。该书以植物科属为索引,收录了南开大学八里台校区中自然生长及部分盆栽的93科240属326种植物。此书为每种植物配以高清图片和校园分布简图,便于读者现场观察。该书是目前为止,收录南开校内植物最为科学、准确和全面的植物图集。


这本380页的图集拿在手中很有些重量,每页一种植物,高清的生态图占据页面的三分之二。为方便识别,石福臣还为每种植物配上识别特征的放大图,如花、果、叶片、树皮等。文字部分则详细地描述了植物的中文名、科名、拉丁学名、形态及用途等。每页附上的校园分布简图,可以让读者很方便地找到目标植物。


“做这件事,大的方向是科普。但是汇聚成书还是花了点心思的,力图科学、准确、有据可查,专业性是第一位,毕竟它是一本课程辅助教材。”石福臣告诉记者,编写《南开草木图集》的想法已经在他心里“装”了十年。起初,在为本科生讲授植物学课程时,他发现南开校园中草木繁盛,种类颇丰,同学们可以就近取材进行观察。“每届学生学过之后,新一批的学生再来,又要重头开始。如果有一本趁手的教材、图集就方便多了。”于是石福臣开始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动手拍摄,为这本不知何时才能成书的图集积累素材。


也许与其留学日本学习工作的经历有关,石福臣对待编写图集这件“闲事”也格外认真。几乎所有的图片都是他亲自拍摄的,文字编辑、版面设计等也亲力亲为。然而,三百多种植物,要想每种都能拍到满意的图片并非易事。“很多植物开花时间不一样,忙的时候常常不小心漏掉,就要再等一年。更多时候,照片拍出来效果不满意,就得反复去拍。毕竟我不是专业摄影师。”在石福臣的感染下,一位从事摄影工作的媒体记者常常帮助他拍摄一些微距图片。久而久之,这位摄影师也成了植物学的“发烧友”。从最初的一个小小念头,到坚持不懈地积累素材,石福臣一干就是十年。帮他整理资料的学生也已经毕业了好几拨,有的更是从昔日的学生变成了如今的同行,奋斗在生命科学教育的第一线。


《南开草木图集》的编辑排版也融入了石福臣浓浓的南开情结:扉页书名采用的是南开校色“青莲紫”;题名“莘莘草木、巍巍南开”取自南开校歌;书中还大量使用了南开校园建筑及景观。“一方面,它们作为植物分类群的分隔页。同时,也是对南开大学百年校区自然人文和谐之美的诠释。”石福臣如此说道。南开大学原校长龚克得知编著《南开草木图集》一事后十分高兴,致信石福臣并题写赠诗以鼓励:草木坚强物,枯荣有本心。冬寒根犹壮,春华不自矜。


“我现在五十多岁了,能作的贡献,除了教书之外,可能就是把以前的积累汇集成一本一本图册,为学生学习提供一些方便。”虽然教学科研工作十分繁忙,但对于《南开草木图集》的“续集”(津南校区),他表示会继续进行下去。石福臣这一默默坚持了十年的幕后工作,为学习植物学的学生们留下了珍贵的参考资料,更为南开校园贡献了一笔宝贵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