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父张伯苓先生(12)


来源:南开校友网 更新时间:2018/03/06 阅读次数:1324

张伯苓.jpg

张锡祚著

南开大学档案馆 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 南开大学出版社 整理

十二、“我将来死后,一定要葬在南开大学”

  民国十七年,公元一九二八年,大学部复得卢木斋先生的捐助,修建了一座木斋图书馆,规模宏大,内部可供藏书三十万册,于时南开大学的规模更宏备了。

  民国十八年,公元一九二九年,严范孙先生逝世,时年七十岁。先生当时在美国未归,闻讯之下,倍感伤痛。盖因先生平时受严先生人格熏陶之处甚多。严先生虽是生当清季,然而他的思想开明进步,迥非同时代人所能企及。周恩来在南开作学生时,就深得严先生的赏识,后来去法国留学,费用也是常年由严先生按期供给。后来周恩来在法国加入共产党,有严先生的老友李琴湘先生告严先生道:“听说周恩来在法国入了共产党啦!还供给他吗?”严先生闻听之下,微微笑道:“士各有志,加入共产党何害?”供给如故。今日想来,真令人有莫及之感。

  那时奉军入关,奉军统帅张作霖的长子张学良,人们都称他为少帅,敬礼社会贤达,和先生交往最厚。张在东北设立东北大学,培养人才,规模甚大,聘请先生为该校的董事。先生为他推荐东北籍学生宁恩承君担任该校的秘书长,替他董理一切,又派专人去东北,替他整顿校务,多所擘划。张学良氏也因当时南开大学经费支绌,特捐二十万元为助,学校于此得力不少。

  民国十九年,公元一九三〇年,在女中部对面,又购地十亩,起建小学校舍落成,到此南开大、中、女中、小四部,规模全都齐备。而各方社会人士,慕名捐款者仍多。如陈芝琴先生捐建南开大学女生宿舍楼(注:1937年7月29—30日,侵华日军轰炸南开大学时,芝琴楼受到重创,抗战胜利后,南开大学于1946年从昆明迁回天津。芝琴楼经过修缮,继续使用至今),章瑞廷先生捐建男中部礼堂,校舍兴建,连年不断。前天津警备司令傅宜生(作义)将军,又将小站营田一千顷,拨归南大经租,租金收入作为南大的常年经费。

  中学部由于连年购地扩建,中间又开辟了一座大运动场,连接着女中部,对面又设小学部,校舍绵延,约有一里,成为一片文化区。大学部自校门起,大道笔直,绿树成荫,两旁曲池芳荷,红楼相望,已成为津南的风景区了。

  先生平生,殚精竭虑,为祖国之复兴,创办南开学校,培植人才,到此已初步有成。平居时常一再地告诉我们说:“我将来死后,一定要葬在南开大学,永远看着南开学校的存在和发展。”这是先生毕生献身于南开教育事业,精诚所聚、死生不离的一点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