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如醇酒,愈久愈绵长 ——访南开大学1987届生物系校友吴强


来源:南开校友网 更新时间:2017/12/18 阅读次数:2029

吴强.png

◇作者:李叶千

10月15日,在生命科学院大楼一层,除了穿着实验服、行色匆匆的同学以外,还聚集了一群身着紫色院衫,正在兴奋的合影留念的校友。他们,是毕业后分散到天南海北,今天却因南开大学1987届校友毕业三十周年纪念大会重新聚首的学长学姐。

吴强校友也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一件紫色的生科院衫,肩上披着西装外套,走出楼门的那一刻,他与我们微笑致意。恍然间,那位三十年前刚刚踏入南开园的少年从未离开。

他先后在南开大学、天津医科大学求学,又辗转前往美国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在他细致的讲述中,渗透着独特的人生感悟,更有贯彻始终的南开情怀。

时光如梭,追忆三年医预班学习生活

“83年我入校,那时候校园的很多地方都很荒凉,也没有这么多建筑物。”站在新建成的生命科学院大楼门口,眺望远处的“生科和化学老楼”,吴强学长感触颇深。以前都是在老楼里学习,现在学弟学妹们能够在崭新洁净的新楼里上课、做实验,学习条件和环境都有极大的改善。

来到垂柳依依的二食桥头,他也仔细回忆了当年食堂的情况。以前的同学们都将自己的饭盒挂在食堂墙上,每天用餐时取下来,再拿着饭盒去窗口打饭,十分拥挤。现在能够在门口取到食堂为大家准备的餐具,整体的就餐环境较之前更有序了。

83年入校后,吴强先在化学系学习化学、物理等基础课程,一年半以后在生物系开始专业课的学习。“当时确实很辛苦,每天都在念书。”对于当时学习生活的忙碌,他至今记忆犹新,“除了吃饭和下午的锻炼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在自习室、图书馆抢座,自主学习,这是必备的。”虽然节奏紧凑,他却十分怀念那段集中学习知识的时光。他告诉我们,出了校门之后,再这样用大块时间去静下心来学习就很难了。因此希望同学们能够珍惜在校的时光,努力的储备能力、提升自己,等将来走上工作岗位之后,更好的为祖国服务,为南开的荣誉添砖加瓦。

回首往昔,再话巍巍南开精神

虽然学校的景观有了巨大变化,但有某些一以贯之的东西,三十年来未曾改变。提到南开区别于其他学校的特质,吴强反复强调了“安静”二字。这种安静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校园本身的安静,内部没有过多浮夸华丽的装饰,整体看上去是朴实无华,让人感觉十分安静。其次是氛围的安静,老师们身上都有一种书卷气,专注于教书育人,同学们也沉稳踏实,将来走进社会身上也还会有一种具有很高辨识度的正气。这种安静沉稳的氛围,以南开的公能精神为滥觞,深深感召着每一个南开人。

他同时还提到,人文精神也是南开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南开作为一个综合性大学,具有深厚的历史人文底蕴。听闻学校至今仍保有为刚入校的新生讲解校史的传统,他感到十分欣慰,“只有对校史有了一定了解,同学们才能明白选择了南开意味着什么,才能对校训中的‘允公允能,日新月异’有更深的体会。”

在三十年前,南开就设有旅游系、经济系、东方艺术系等院系,同学们可以选修其他院系中的人文课程,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他建议在校的同学们继承南开的人文精神,多去接触这方面的知识:“即使对我们这些搞science的来说,在本科的时候多提高自己的人文素养,尽量去增长知识和阅历,对以后的人生也是很有帮助的。”


情系母校,南开恩情当涌泉报

吴强的求学经历十分丰富,自南开本科毕业之后,他进入天津医科大学读研究生,又辗转前往美国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97年第一次回国,“除了亲朋好友之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南开,想到要回母校看看”。就是那次返校,当时的生科院张自立院长和冯小品书记向他推荐了高新区的创业环境和相关鼓励政策并介绍了已经回国创业的师兄,他也由此产生了在高新区创业的想法。同年10月,他在高新区注册成立了天津新径医药生物工程公司,成为首批入驻该区留学生创业中心的十家企业之一。

那次回到母校的经历,完全的改变了他之后的人生轨迹,想起当时生命科学院张自立院长与冯小品书记及时的建议,他至今仍十分感念。他强调,不能毕了业就把母校忘了,母校是一个人茁壮成长的根,无论我们走到多远,都可以不断的去汲取它的营养。

因此,他渴望着能有一个回报母校的机会。“正好赶上南开生物校友会成立大会,我们有这个想法也有这个意愿,为南开的建设做出一些贡献。”百年校庆在即,他希望学校能够把海内外校友的力量都结合起来,利用好这份资源,挖掘校友更多的潜力。一方面,可以仿照之前的常青藤基金,创立更多的校友基金会,对未来的学子设置奖学金,鼓励老师进行科研探索,或是投入到学校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去。另一方面,也可以直接联系那些在海内外发展较好的校友,邀请他们返回母校继续发展,加入到南开的教师队伍与科研队伍中来。除此之外,学校也可以设置产学研基地,做一些知识产权转换的机构,将老师和同学们开发出的技术、专利与基金合作发展产业,使科技成果尽早走向市场。

“非常高兴母校能够提供校友纪念大会这样一个平台,把这些旧日的老同学都重新聚在了一起。”透过大楼的玻璃墙,他眷恋的看着那些熟悉的人影。时间在他的眉宇间留下岁月的痕迹,却从未使他对同学、对母校的感情消退过一分一毫。这片深情好比醇酒,年份越长,气息越发馥郁芬芳。毕业卅载,南以离开,南开少年,欢迎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