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父张伯苓先生(9)


来源:南开校友网 更新时间:2017/11/20 阅读次数:1163

张伯苓.jpg

张锡祚著

南开大学档案馆南开大学校史研究室 整理


  九、“人越是在倒霉的时候,越要勤剃头打辫” 

  光绪三十四年(1908),先生被推举为直隶省代表,去美国参观渔业博览会,同时参观他国教育兴办情况。参观后,又便道去英国,再考察欧洲各国的教育发展情况,直到转年才归国回来。

  清宣统元年(1909)冬,久庵公逝世,先生伤痛倍加,因为久庵公和先生父子之间,情感特深。久庵公自先生童年时,就深切地识到先生的特异,因为自己一生困顿不得志,很想借先生的将来,一伸自己的平生志愿,所以对于先生的爱抚教育,不遗余力。每天晚上,不管是多么晚,一定要等儿子回家来,父子畅谈一天的工作,有不是的地方,一定要为指出,下次好为注意,对于人生处世之道,指点的尤多。尝说:“人越是在倒霉的时候,越要勤剃头打辫。”这是说一个人越是在困难的环境里,越要把精神振作起来,不可颓下去。先生平生常引用这句话来鼓励自己,在遇到任何困难的时候,从来不气馁。如此地谈过了一会儿,方才去入睡,无论寒暑,都是如此。晚年曾有和先生与仲述先生合照的小影,有久庵公的老友于泽久先生为题像赞诗道:功名蹭蹬老风尘,寄傲弦歌乐此身,置散投闲殊自得,读书有子不嫌贫。

  这首诗真能道及久庵公的生平。久庵公的生平特点,就是淡泊乐观。对于教育方法,是重实践,贵启发,循循善诱。先生的一生,受到久庵公的影响处最多。

  清宣统三年(1911),天津提学使傅沅叔先生饬令将天津客籍学堂和长芦中学堂并入南开中学,原来两校的经费,每年白银八千两,也拨归南开中学支用,更名为“公立南开中学堂”。同年先生的好友范静生先生(注:范源濂,字静生,近代教育家,曾任南开大学董事)出任北京清华学校总办,约请先生兼任该校的教务长。到任以后,对于该校的学生课业,多所改革,一些外籍教师,对先生都表示深切的敬佩。去了约有半年多,看到整顿得有些成绩了,就辞职返回天津,仍旧专心致力于南开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