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大学1987届旅游系校友毕业30年感言


来源:南开校友网 更新时间:2017/09/29 阅读次数:918

10月15日,南开大学1987届校友毕业30周年纪念活动即将举行。届时,来自五洲四海各个院系的校友代表将汇聚一堂。时光荏苒,岁月如梭,重温求学历程,点燃的是校友心中浓浓的母校情、师生情、同窗情,升华的是共襄南开发展的情谊!

活动前夕,我们征集到了来自南开大学18个院系校友们的毕业合影和饱含情深的毕业感言。

微信图片_20170929111502.jpg

30年,在时光的冲刷下,诸多人与事已经印象模糊,唯有心中的南开,形象历久弥新、愈加清晰。

也许,图书馆、新开湖、马蹄湖等等,都在变,都变了。但是,记忆中的南开永远没变,她封冻着一段我们最为火热的青春岁月,永远年轻。

当然,被封冻的,还有我们彼此的青春。

毕业后,或相见或未曾相见,彼此间,印象最为刻骨铭心的,还是在南开相识时的那张青春的脸。

也许,历经风雨,我们不再年轻。但是,在成长的道路上,我们矢志不渝地坚守“允公允能”的南开校训,精进向上。

道家常,我们不会忘记南开学三食堂的烧茄子,舌尖上的南开更让我们回味无限。

“我是爱南开的”——祝福南开,祝福南开“日异月新”!

 

——南开大学1987届旅游系于茂世校友

南开,我的兄长

不愿触摸你今日的宏伟

还忆你长衫到底的模样

不想看你今天的密集的群楼

只怀念那简陋而空旷的原创

南开,我少年的沼泽地

芦苇丛中曾有一双望穿天空的眼睛

渴望找到去远方飞翔的翅膀

理想像一只颠簸的小船

被揽在你宽而广的臂膀


马蹄湖的睡莲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那倒映的星光陪伴你迷离的目光


操场上人声鼎沸

食堂里饭碗叮当

交响着生活的过往

图书馆里的精灵们

伴着我思潮涌动的波浪

精神分析的剃刀呵

刺痛我半生的流浪

语言的字码,

曾发酵我概念发芽的温床

同伴思行的碰撞与交往

永是我回忆中黎明里青涩的新装


南开,你是长者

任世界渐行渐远

总有你在我年轮的圆点闪光

glimmering,我依然卑微地悄然地穿行世界

但我的每个粒子,已经走过你能场的回旋加速

我依然渺小,但我的思维

还扛着你嵌入DNA--硬梆梆


南开,我也曾经离开

带着奔向未来的无奈

南开,姗姗而迟我还是归来

带着娑婆红尘的疲惫和忧伤

兄长,带着默默无语的祝福

还请伸出你的温暖手掌

游走我岁月沟坎的深长


轻轻移步走在新开湖侧畔

新开,新开,开的是无数时间之门

南开,难开,难开的是封闭心灵的锁钥

让我闭着眼在你的旧楼下

灌注我三十年不去的情怀

南开,让我的奔涌的泪水

冲刷三十年物理和思绪的堆积淹埋


南开—我灵府里无法磨灭的推动力RINGING,安布鲁斯粗糙的伦敦音

精神分析病理的布道

从少年到白头的缠绕

RUSHING,诺奖获得者报告的清泉

冻结成刺破我思想的利矛

TINGLE社心老师的拼桌的图像

映像出我对万物的观查寻找的奔忙


过去和现在,理想和现实

剪切搅拌,时光和空间交错凄惶

南开是烙印在成长灵魂的长跑

南开,你再拥我入怀抱

注我以前进PRANA的依靠

兄长,走遍世界

繁华终是一杯茶

莫怨,生而有涯

探索还要催出思想的花


恨我的忙碌和无奈

留不住早落的太阳

伴灯到早霞

怨我太痴狂

因为我深爱着这个世界

痴情和挣扎

温暖而惆怅

世界你我他,生活苦乐傻

缺一个音符,埋汰了交响

少一个音部,缺了乐章里应有的幽谷峰莽


南开,假如我们相约十年后再相见

是否我的步履将会显得老迈而倔强

是否主`s\vl VE`s\vl Vong>

还会笑看我失落的慌张

也许十年,就将是一刹那低吟浅唱 

等我再来,抚摸你青白相间、裸露在法国梧桐上的清香

等我再来,重温马蹄湖畔小径上的彷徨

再来拥抱你---那一个立在我心田的雕像


南开,我走了

漫漫林荫道把我的影子拉长

南开,我走了

你是我心中荒原上

永久的曙光



——南开大学1987届旅游系张运生校友


同窗四载 彼此结缘

南开一别 梦绕魂牵

卅年再见 天命已然

当年音容 婆娑泪眼中

青葱岁月 嬉笑调侃间

 

把酒言欢 无忌言谈

鼓喉拨弦 遥想八三

情谊无限 化珍重祝愿

惜福惜缘 望快乐康健

感慨万万千

盼携手再过N个三十年!


——南开大学1987届旅游系李丹莉校友

一九八七学业成,

安排工作当导游,

一晃从业三十年,

感慨万千收获多,

虽有刁客乱投诉,

工作快乐享受多,

要问世上什么好?

唯有导游最幸福!


——南开大学1987届旅游系吴良玉校友

(一)

渤海之津,白河之漈,张公高远,南开矗立。

宜汲宜駸,日新月异,宜夭宜灼,声名盈纪。

西南迁徙,家国大义,百年风雨,同舟共济。

洋洋八里,悠悠马蹄,共谱华章,岂非天意?

四年同窗,卅载回忆,与岁俱增,学友情谊。

鸢飞戾天,人行在地,此心共永,没齿不弃。

人生如戏,不论演技,惟有参与,方得真谛。

聚此佳日,可歌可泣,愿我南开,芳名永继。


(二)





Sonnets on 30th Anniversary 

Reunion

Now that I’m left with the task to write,

Lines for our meetup three decades later,

Committing myself to desk for a rare night,

I start to feel my wings of memory flutter.

 

My mind drifts back to a University called Nankai,

Stranded in a northern municipality by the sea;

I remember, upon arrival, hopping off the bus at Balitai,

Muttering to a pre-dawn darkness: where can it be?

 

With a pounding heart, I marveled at my new journey,

With a queer curiosity and ambitions galore;

Young and brash, I easily learned to dally,

Enjoying my new life like never before.

 

 Imagine a reunion after thirty long years,

 When we’re bound to share our laughter and tears!


II

First time away from home, for me at least,

We were like birds out of the cage;

Soaring freely in the sky, west and east,

And masquerading on our own stage.

 

A generation spared of pain and toil,

We may have no wound to lick;

Nonetheless, being the last crop of the old soil,

We often lacked what’s called chic.

 

We were blessed with some talented teachers,

While others were more or less mundane.

Some imparted knowledge, to avid learners,

And some never failed to entertain.

 

Ask me about the four years in Tourism Department,

It was a worthy time, in, if not academics, merriment. 

(三)


八三旅外杨建华从加拿大问候

(藏头一首)


老友同窗博客来,

杨松柳柏皆同侪。

从学多在楼七教,

加餐偶登玉华台。

拿云壮志空八里,

大笔文章尽南开。

问讯廿年何所事,

候鸟游人总关怀。



(四)

江城子

南开一别几卅年,方欲言,泪已弹。相隔重洋,情谊微信传。遥想当年同窗日,多少事,已如烟。

今朝聚首会名山,茶方酽,酒正酣。分身乏术,惭愧梦难安。惟冀诸君游尽兴,四年后,再言欢。

 

(五)

(乙未初冬,借回国参加同学聚会之机,欣得诸同窗老友相陪重回母校,有感。)

 

别几卅载今重来,

欣携同窗母校归。

马蹄湖畔言犹在,

七教楼边字已非。

十三舍后无新草,

三食堂前有旧苔。

莫问经年何所事,

游踪且远且南开。

自注:

1,马蹄湖向以周恩来“我是爱南开的”题字而闻名。

2,七教原为旅游、外文系共用,今旅游系早已搬走,改成外文系楼。

3,十三宿舍为旅游等文科系男生宿舍,门牌犹在,唯本人当年所住115室疑已改作他用。其后足球场为我等每日挥汗如雨之场所。

4,第三食堂为我等男生之主要食堂,格局未变。

咏南开

(读南开创始人张伯苓事迹有感。)


转眼沧桑越百年,

南开往事渺云烟。

始有张公怀奇志。

终得学子尽德贤。

宁守津南三亩地,

弗思阙北九重天。

得相开国真王道,

何须檀板近樽前。


(七)


人生如戏,不论演技,惟有参与,方得真谛。

四年同窗,卅载回忆,与岁俱增,学友情谊。

洋洋八里,悠悠马蹄,共谱华章,岂非天意?

鸢飞戾天,人行在地。此情共永,万古不弃。



——南开大学1987届旅游系杨建华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