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云龙:主研近40种半导体器件 为“两弹一星”做贡献


来源:南开校友网 更新时间:2017/09/28 阅读次数:396

、我助弹星天际行

1968年8月,我(南开校友赵云龙)被分配到石家庄市无线电二厂,这是个不足百人的区办小集体企业。进厂后,首先面临的是中国第一枚反导弹配套产品k4、130的开发研制,作为项目负责人,我面临的是考验。

首当其冲是产品生产线的筹建。其次要协助木匠隔好工艺间,必须自己亲自动手,冒着强烈油漆味去,油漆工艺间底面、屋顶及墙面。还要亲自动手密封工艺间,自制三级进风过滤的土制“净化间”。最后要亲自动手自制高温淀积炉和合金炉。

鉴于上述极差的生产状况,若“闭门造车”,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完成配套任务。后来发现上海元件五厂的2G420、2G421才是我们需要的产品,于是我们一行9人,踏上了上海的拜师之途……我们从早上乘车德州倒车,20多小时一行9人没有进食,好像一群饿狼,除我和两名女同胞外,五个复员军人和两个年轻小伙子,把4.5斤包子,18碗稀饭,消灭得一干二净,这件事也成了k4、130研发史上的笑话。从沪返石后,经过半个多月的工装及前工段所有人员简单培训,用上海“双管芯”A版试投了30多批,并做了数以万计统计及其数据分析,发现了一些问题。

通过半年多的工艺实践,和深层次、精细分析和半定量理论计算,得出的结论是“重新设计”。参照2G420、2G421双芯版图和13所竖“1”字版,很快设计出符合我们自己光刻、制版等工艺水平的整体方案。

当时的中国第一枚反导弹期待着我们k4、130早日出世,我看在眼里,刻在心上。我为自己写下了“三不誓言”,放在自己的办公台上:

1、高烧38.5℃和一般私事,不离开工作岗位;

2、完不成反导弹配套任务,不考虑个人问题;

3、未经产品负责人过目和特性检测,性能不过硬的k4、130产品不让用户拿走一只。

完成了有“创新性”的第一次自行设计和主研,调整和稳定了工艺后,产品就进入了大批量快速流水生产。

作为产品负责人,我每天是实打实的三个班,一般是14~18个小时。由于每天长时间紧张的工作和过重的精神压力,营养、睡眠严重不足,我的体重从130斤速减到100斤左右,免疫力急速下降,经不起一点风吹草动。

一天,单位食堂饭菜有点问题,好多人拉肚子,我从厕所出来,觉得口干舌燥,准备到食堂要点开水,顺便查问一下昨天晚饭情况,在去食堂的路上,突然出现肚子剧烈抽、拧疼,喊了一声朝着我走来的贵州老刘,眼前一黑,就重重地扑倒在地,昏了过去。

醒来之后,我才知道是坐着拉货小推车,由凯里老刘和工人刘宝存把我送到省三院抢救,这是又一次休克。

经过一年多的攻苦食淡、 呕心沥血的心路历程,我发现了K4、130在72小时700mw满负荷例验中,比300mw器件管壳温度高得多得多,而且烫热不均,有的几乎可把指皮烫熟。如果把这样的产品用在弹星上,可能因“高烧”而致命失效。因而,我们必须对K4、130进行精雕细刻,并且要对VBES、VCES作深层次研究和探索。

技术概念重新定义后,工艺实施,获得了很大成功,管壳温度得到了大幅度降低。该产品在国家和上海组织的满负荷可靠性考核中,连续4次卫冕第一名;在国家组织的满负荷“寿命”试验中,“0”方案一次性通过10-6失效率,在13所部级“超负荷寿命”试验中,通过经验公式和外推法达到了10-7~10-8失效率。

K4、130,是我为中国第一枚反导弹第一次设计主研、双双荣获国家级的金、银牌优质产品。自然也成为其他弹星工程热选产品,用量也很大。但是有不少用户因产品功率和大电流性能不够用,而感到头痛,常常来厂加钱、筛挑。尤其是要用此产品的中国第一颗气象卫星天津18所真空开关电源项目、北京25所研发中远程导弹的单位,常因筛选来的K4、130功率不足而烧毁,使工程一拖再拖……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觉得在中大功率之间还存在“空档”品种,亟待补缺。

强烈的使命感,不允许我再去走流程——繁琐的申报、论证、审批手续……在我权限之内,我擅自悄悄地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自行提出、自行设计、自行主研K4、130延伸产品——29-2、A80。

花费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3000多只样品完成了。“我们得救啦”,18所气象卫星电源组长兴高采烈地对组员们说:“不用向领导请示报告了,咱们加班上机试验吧……”结果,没用两个月,中国第一颗气象卫星就发射成功了!

七机部12所、北京25所等东风导弹研制单位,收到29-2后,喜出望外,都觉得是“雪中送炭”,大加赞赏。在1982年9月,29-2被河北省科技厅等单位评为省级“优秀新产品一等金奖”。

 

二、被迫跳海,创建科航公司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石家庄开发区横空出世,正在招商扩伍,我立刻打了一个报告,要求入区。经过一番手续,持有自己账户的“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的科航公司创办成功了。

作为河北省第一家专业化承制LED显示屏的企业,科航公司是省内同行业第一家高新技术企业,省内同行业第一家率先通过ISO9001:2000国标认证和ISO9001:2008最新版质量体系认证及3C认证。26年来,公司为国内外用户提供了LED光电产品十大系列数百个规格品种,10余万块LED显示屏,数百项典型精品工程,深受广大用户、各级领导、国内外专家的好评。经营额,刚入园区几年,连续翻翻,从数十万到数百万再到数千万人民币,目前资产逾千万。

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是科航的主要特色,这也是我一生的“习惯”。技术创新四五十项。获得国家发明、实用新型专利共计19项;省部级以上论文二十多篇,产品创新高达五六十项。

20多年来我先后荣膺:河北省优秀创业企业家;河北省优秀民营企业家;河北省十大优秀发明者;河北省半导体照明创新联盟专家;冀商英雄(领袖)十人之一;中国科技部中小企业金融系统评审专家;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LED产品招标评审专家;中国LED显示及应用专家组成员;中国《LED屏显世界》特聘专家……

“青霜不老千年鹤,志朝峰顶景长春”!2011年,我将重任移交给了下一代接班人。

 

三、潭后语

二十多年弹星配套半导体器件智造,心怀着现代国防建设的重大责任感和科技报国的夙愿,用“三不誓言”,三次“休克”不下火线,按小时排班快流程,多年关键时期上三班……用心血完成近40种半导体器件设计主研和智造、宇航牌5.5块省部级以上金、银奖中的5块,在器件可靠性上创造和保持着10-6和加速寿命测试10-8的国内最高纪录,在数量上占国内器件的50%左右……

历史唯物主义的辩证法,是万岁真理,然而又是双刃剑。要不是被迫急跳海,创建科航公司,恐怕我也不能继续发挥半导体专业的优势,用半导体发光二极管LED显示屏光电显示,为社会“增光添彩”;也就不会在2000年前后,把20多名侄亲属变成石市市民;当然更不会在夕阳西下时,持有资产愈千万……

50年来“超繁重”弹星配套任务重压身心,给我带来了重大损伤,也使我悟到与众不同的人生真谛:

没有头脑的人,一切都感到简单,

没有意志的人,一切都感到困难。

人生最重要的不在于位高权重和长命百岁,而在于一生中有多少“闪光点”和“创新点”。“成功的人,不是赢在起点,而是赢在‘转折点’”。

1966年,我从南开大学半导体专业毕业,40多年来一直从事“两弹一星”、“神舟号”配套产品半导体器件和LED显示屏、半导体照明方面的研发和技术领导工作。由我设计主研的十几项产品,至今仍被航天工程大量采用,为我国航天事业做出了一些贡献,我也因此感到欣慰,特做了一首诗抒怀:

嫦娥飞天奔月宫,器件精准微米功。

八成器件庄里造,主研五成燕赵龙。

核心组件十三所,宇航绿叶占七成。

通信测控所五四,助推舟娥天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