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各界沉痛悼念申泮文先生


来源:南开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7/07/11 阅读次数:35

校友会悼念.jpg

  南开新闻网讯(记者 马超)7月4日凌晨,石破天惊,暴雨如注。101岁的老院士,深受南开师生尊敬和爱戴的申泮文先生与世长辞,从此,南开园中再也不见那个“上坡不下车,下坡不刹车”的硬朗身影。巨匠陨落,国失栋梁,星光为之黯淡,上苍为之恸哭!

  申先生的百岁人生,有两个至关重要的“主题词”,一个是“化学”,另一个是“爱国”。他曾说:“我一生的时间就干了这两件事!”他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无一不显现着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在老一辈知识分子身上的深厚积淀,他的治学为人、一言一行,也始终践行着“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南开精神。

  先生逝世后,党和国家领导同志,中央和国家有关部委、天津市领导同志,学术界、兄弟学校,申泮文院士生前亲友、同事、学生以及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发来唁电,敬献挽联、花圈,以不同方式进行哀悼缅怀。学校、学院及申先生的亲属共收到挽联315副、唁电40个。

  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刘延东、赵乐际、胡锦涛、朱镕基、温家宝、李岚清、吴官正、杨晶等同志致唁电或送来花圈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家属表示深切慰问。

  教育部领导陈宝生,中国科学院领导白春礼、刘伟平、张涛,天津市领导李鸿忠、王东峰、肖怀远、臧献甫、程丽华、张俊芳、曹小红、朱丽萍、薛进文、陈永川等,分别敬献花圈或到灵堂吊唁。

  50多位两院院士,130多家机关、兄弟学校、科研机构、各类校友会、社团组织等,以各种方式对申先生表示哀悼。

  申先生逝世当天,南开新闻网特刊发申先生于1986年所作《我的南开生活》一文,以示怀念。南开大学官方微博、微信就发布了消息,微博各平台转载超2000次,微信总阅读量超过40000人次,网友们纷纷留言悼念:

  “沉痛悼念申老,年初回母校,还在化学楼旁杨石先先生雕像前看到申老献的鲜花,没想转眼数月申老已驾鹤西去,不胜唏嘘!”

  “听了他老人家好多党课,一直在被他终身学习的精神鼓舞!先生一路走好!”

  “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申老的爱国爱校。二十几年前,在我读本科的时候,每年九月份新生入校时,都会看得一位儒雅的先生,推着自行车、驮着自制的展牌在大中路边自发地宣传南开抗日的光辉岁月,讲述南开美丽的校园被日本侵略者炸毁的心酸历史。那段难忘的回忆赋予了南开人一份特殊的情怀。致敬申教授,您是南开精神的传承者!”

  ……

  不仅南开校友痛悼申先生,更有学界同行、使用过他编写的教材的学生和申先生家乡广东省从化区的父老乡亲们。一位海外华人在南开大学微信留言,为申先生赋悼词一首,以奠其学术卓然,傲气风骨:“申公御鹄比凌虚,风韬顾诩善犹鞠。才德讷与无时尽,后子匈匈履从趋。胡夫祠郊辄雀寂,发振独臂鼓残躯。使循瘦马东让志,盍恨关乡绿不群!”

  南开大学团委和化学学院团委发起了网上为申泮文院士献花活动,截止目前已有超过30万人次献花。

  申先生逝世的消息不胫而走,社会众多媒体广泛关注,刊文报道,深切怀念。《光明日报》《科技日报》《中国青年报》《南方都市报》《天津日报》,新华社、中国新闻网、央广网、央视网等几百家媒体、网站或撰文、或转载,深切怀念申先生非凡的一生。

  申先生逝世当天,在化学楼二楼中厅紧急布置了申先生的灵堂,接受各界人士的吊唁。花圈、挽联环绕着先生的遗像,前来吊唁的师生校友以及校外各界人士络绎不绝。

  “提起申先生,我的心中千头万绪。但他尽职尽责工作、真心热爱国家,这两个方面,没有人做得比他更好!”灵堂前,申先生的学生、生前的助手、化学学院教授车云霞已经泣不成声。车云霞记得,1972年至1975年自己在山西大学读书时,申先生教无机化学课。“他上课时声音洪亮,语言诙谐幽默,高深的科学知识在他的讲解下变得简单易懂、印象深刻。他讲课有一种激情、一种煽动性,能激发我们学习化学的兴趣,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喜欢学化学的。”

  在申泮文的灵堂前,很多学生自发赶来吊唁。南开大学化学学院2015级硕士研究生孙万喜充满感情地说,“先生的爱国热情为‘公’,先生对化学学科的贡献为‘能’,先生用一生为我们诠释了南开的‘公能’精神,我们年轻一代一定不负重托,做一个大写的南开人!”

  全球各地的南开校友纷纷以不同方式缅怀悼念申先生。南开纽约校友会会长武迪、理事李丹,英国校友会副会长孙露露,南开大学EMBA校友会会长文飚、执行副会长文虓,房地产校友会会长欧阳玉岭,天津校友会会长詹先华、书记庄庆生、秘书长杨意东等海内外南开校友会代表,以及天津南开中学副校长马健,四川自贡蜀光中学副校长朱晓彤专程前来吊唁,表达对申先生这位“老南开人”的沉痛哀悼与崇高敬意。

  申先生遗体告别仪式于7月8日上午在天津市第一殡仪馆举行。当日上午,仙苑厅内庄严肃穆,哀乐低回。在“沉痛悼念申泮文院士”的电子屏下,悬挂着先生的遗像。遗体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吊唁大厅中摆放着各界人士敬献的花圈和挽联。前来吊唁的师生簇拥在大厅前,排成了数百米的长龙。大家心情格外沉重,有的在默默祈祷,有的脸颊挂着泪珠。10时,遗体告别仪式开始。低沉的哀乐在大厅萦回,人们向先生遗像鞠躬哀悼,同家属握手问候。

  望着先生的遗像,人们甚至还不愿相信,那位90岁开通博客的“教育家申泮文”走了。他长期从事金属氢化物及储氢材料的合成、应用研究,是南开大学新能源材料化学研究所和应用化学研究所的创建者;他长期坚持为本科生授课,是中国执教化学基础课时间最长的化学家,晚年更是致力于高校化学教学改革,曾连续三届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他是我国最“高产”的化学家之一,在国家级出版社的出版物达70余卷册,3000余万字……

  人去音容在,身无志犹存。申先生的一生,是爱国敬业的一生,是教书育人的一生,是艰苦奋斗的一生,是无私奉献的一生,更是践行南开“公能”精神的一生。他是一个踏踏实实的拓荒者,从不以人贬而自卑,亦不以人褒而自傲,老老实实,勤勤恳恳,一步一个脚印,奋发向前。他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坚强的党性、高尚的品德、严谨的作风和优良的师风教风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