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嘉莹先生93岁寿辰 新书《独陪明月看荷花》南开首发


来源:南开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7/07/06 阅读次数:13

  

  南开新闻网讯(记者马超摄影任永华)6月24日的南开园诗声朗朗,菡萏飘香。适逢南开大学2017年校园开放日,著名中国古典诗词研究专家、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叶嘉莹先生,在迦陵学舍同南开师生及慕名前来的广大市民、社会各界人士一同庆祝自己的93岁寿辰。校长龚克,校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杨克欣也到场献上祝福。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副总编辑章思英代表出版社送上最新为叶先生出版的《独陪明月看荷花》一书。章思英宣读了出版社致叶先生的贺信,为先生93岁华诞献上祝福。贺信中说,叶先生从事古代诗词研究与古典文学教育七十余载,在词学、诗学、文学赏鉴与批评等多个领域辛勤耕耘,倾其毕生精力致力于中国古典文学与传统文化的海内外传播,培育了一大批研究和关注中国古典文学与传统文化的人才。

  “诵读先生的诗作,我们不仅领略到作品的柔婉与至情至性,而且深切感受到先生内心的坚定、光明与大爱!”章思英介绍,《独陪明月看荷花》虽然不是叶先生诗歌创作的自选集,但是透过其中译者所选译的作品,我们也可以约略见到叶先生看待人生世事的心路历程,从中可以洞见先生的性情为人。在近一个世纪的岁月中,虽然历经种种苦难,但先生对理想的追求,对未来生活的向往,对中国古典诗歌和传统文化的至爱,始终如一,从未有半点改变。

  叶先生在《独陪明月看荷花》的题解(代序)中介绍,早在2007年,温哥华中侨互助会曾出版过一册陶永强先生翻译的叶先生诗词英译本,此次外研社将该书重新出版,请陶先生又增加了多首译诗。提及书名,叶先生说,“‘独陪明月看荷花’是梦中偶得之句,我对此句颇为喜爱;但醒后,却找不到梦中清妙之境了,无奈我摘取了李商隐的一些诗句,断章取义地集成了一首七言绝句。而我出生于‘荷月’,小字为‘荷’,独陪明月看荷花,对我而言有了一种喻象的意味。陶先生将此句作为书名,盖有此联想。”

  

  叶先生回顾了自己一生的经历,“我这一生,是以无生的觉悟做有生的事业,以悲观的心情过乐观的生活”,在场师生无不为之动容。迦陵学舍内烛光点点,南开师生、广大市民共同聆听叶先生谈诗忆往。一对远从纽约来南开求学的姐妹张元昕、张元明现场吟诵了《赠故都师友绝句十二首》之十二和《木兰花慢·咏荷》两首诗词的原文及英译。其中,姐姐张元昕是叶先生的“关门弟子”,今年硕士毕业的她已被哈佛、耶鲁等众多名校全额奖学金录取,最后她选择了哈佛。她说,“等自我学成归来,要像先生一样,努力把中国诗词、中国文化传播给世界。”

  附: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致叶嘉莹先生的贺信

   尊敬的迦陵先生:

   今天,大家聚集一堂,庆祝我们共同景仰的迦陵先生九十三岁华诞,请允许我代表“中华思想文化术语传播工程”秘书处、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向先生致以最热烈的祝贺和最诚挚的敬意!

   迦陵先生从事古代诗词研究与古典文学教育七十余载,贯通中西,淹博古今,在词学、诗学、文学赏鉴与批评等多个领域辛勤耕耘,著述宏富,成就斐然,为当世瞩目、海内外学者素所景仰。先生还倾其毕生精力致力于中国古典文学与传统文化的海外传播,培育了一大批研究和关注中国古典文学与传统文化的人才,桃李芬芳,誉满天下。先生之德高山仰止,先生之学深邃宏大,先生之文含英咀华、气清境高。先生是当世公认的在海外传授中国古典文学时间最长、弟子最多、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华裔女学者。

   2014年,北京外国语大学、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受教育部委托,承担“中华思想文化术语传播工程”的研发工作,先生闻知此事,慨然应允,与李学勤、张岂之、林戊荪三位先生一道,共同担任“中华思想文化术语传播工程”顾问。先生不顾年事已高、工作繁忙,多次接受我们的专访,给“术语工程”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先生此举,极大增强了“术语工程”的学术影响力和国际影响力,也大大激发了“工程”秘书处、文史哲学科组和译审组的信心。目前,“中华思想文化术语传播工程”进展顺利,我们已经整理、诠释、翻译了四辑共400条中华思想文化术语,第五辑也已进入后期编辑阶段;我们还成功输出了西班牙语、马来西亚语、亚美尼亚语、尼泊尔语、阿尔巴尼亚语等语种的版权,在海内外赢得了良好口碑。这些成绩的取得,与先生的悉心指导是分不开的。

   2016年初,蒙先生信任,委托我社出版《独陪明月看荷花:叶嘉莹诗词选译》一书。《独陪明月看荷花》是先生诗歌创作的自选集,凝集着先生看待人生世事的心路历程,从中可以洞见先生的性情为人。在近一个世纪的岁月中,虽然历经种种苦难,但先生对理想的追求,对未来生活的想往,对中国古典诗歌和传统文化的至爱,始终如一,从未有半点改变。诵读先生的诗作,我们不仅领略到作品的柔婉与至情至性,而且深切感受到先生内心的坚定、光明与大爱。在这部作品的编辑出版过程中,我们及时得到了先生不厌其详的指点及释疑解惑,还得到了先生的好友陶永强和谢琰两位先生的大力帮助,他们分别以流畅精准的英译和清逸秀美的书法为本书增光益彩,尤其是谢琰先生在病榻上补写了部分诗作的书法,让我们深受感动。在此我们向迦陵先生,也向陶永强和谢琰两位先生一并致以诚挚的感谢!

   外研社以记载人类文明、沟通世界文化为己任,致力于中国文化的传承与传播,以成为“最国际的中国出版社,最中国的国际出版社”。我们恳切希望叶先生在中国文化出版与传播方面继续给我们关心与支持!

   “工程”秘书处、外研社衷心祝福迦陵先生健康长寿、学术之树常青!

  “中华思想文化术语传播工程”秘书处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17年6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