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深情忆大师​——南开大学隆重纪念滕维藻先生诞辰一百周年


来源:南开大学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7/06/07 阅读次数:52

微信截图_20170613160026.png 

  有一种精神,穿越历史的云烟,历久弥新;有一种怀念,历经时代的风雨,更臻醇厚。

  今年是我国著名经济学家、教育家、南开大学老校长滕维藻诞辰100周年。5月6日,南开大学党委书记魏大鹏,校长龚克和数十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滕维藻的同事、学生、后辈于经济学院围坐一堂,大家通过座谈的形式,纪念这位受人爱戴、永载南开史册的老校长,缅怀他在教育救国、教育治国方面的毕生贡献。

  大胆超前的治学之路

  1942年,滕维藻从浙江大学毕业,考入西南联合大学研究院南开商科研究所经济学部。燃糠自照,困知勉行。当时的南开大学已被日本侵略者炸毁,在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里,滕维藻刻苦钻研,潜心攻读,出色地完成学业,获经济学硕士学位。1946年,滕维藻开始在南开大学从事教育和行政工作。在此后50多年的岁月里,他为南开大学呕心沥血,奉献了自己的才华和毕生精力。

  带着全校师生员工对滕先生的怀念和敬意,龚克在这个隆重又简朴的纪念会上郑重地说道,“我们向滕先生学什么?我想,要学他的为政、为学和为人。滕先生担任学校重要领导职务达30多年,为政是他人生的很大一部分。他是学校的第五任校长,而且是在我们学校经历历史性转折重要时期的校长,为学校发展做了许多重要贡献。我们要学习滕先生的精神,要用他的这种责任感和胆识、魄力、眼光,瞄准国家需要、担起民族大义,加快学校发展。”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南开大学同我国各项建设事业一样,百废待兴,万事待举。正是在南开大学发展历史中的这一关键时期,滕维藻于1981年出任南开大学校长。他凭借一颗对党、对我国教育事业的赤诚之心,认真贯彻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和双百方针,拨乱反正,大胆推进平反冤假错案,及时把学校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以教学科研为中心的轨道上来,并结合社会主义建设的实际需要,充分发挥综合大学的优势,提出了“加强基础,着重提高,发挥优势,补充短线”的办学方针。

  龚克介绍,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在南开怎样适应历史转折发展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关头,滕先生作为学校主要领导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这就是适应国家改革开放需要,调整学科布局。1952年院系调整之后,学校只有数、理、化、生、哲、史、经、中文、外文这九个系。用滕先生自己的话来讲,那时候国家急迫需要的一些重要专业,南开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南开面临一个抉择,是守住摊子、发展好现有的专业,还是抓住机遇、适应国家需要大胆地进行调整拓展。在当时没有土地、没有资金、缺乏人才,内部还有很多历史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滕先生选择要调整拓展。

  在他的带领之下,南开大学积极发展国家迫切需要的应用性学科,先后建立了博物馆学、法学、旅游外语、旅游经济管理、金融学、保险学、审计学、国际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和编辑学等一批新的学科专业,形成了专业、系科比较齐全的文科教育学科体系。同时还建立了应用化学、电子学、计算机应用、生物医学、生物工程等一批理工科专业。

  短短几年内,南开大学由原来的9个系18个专业2个研究所,发展为22个系50个专业和12个研究所,使学校的规模、层次、结构、质量都发生了重大变化,为南开大学的长远发展奠定了新的学科基础。

  作为滕维藻的“老学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协同创新中心主任逄锦聚对老师超然深邃的办学理念表示大加赞赏,“滕先生对学校的学科建设,特别是南开文理并重、比翼齐飞学科特色的形成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使南开大学逐步变成一所包括人文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管理科学、技术科学及艺术等多学科的综合大学。客观地说,今天南开的文科基本格局和全校文理并重特色的形成,得益于滕校长当时的远见卓识和科学决策”。

  现任天津市政协委员、南开大学中国财富研究院名誉院长、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和博士生导师的陈宗胜在谈起滕先生时赞不绝口,“在我印象里滕先生就是一个学术大家,一个教育大家。他视野十分开阔,开展跨国公司研究就是滕先生及其同事的又一项开拓性工作。”

  1978年,由滕维藻主编的《跨国公司剖析》是我国第一部关于跨国公司研究的专著。该书系统阐述了跨国公司的形成和发展,组织结构及其影响,对国内学术界开创跨国公司研究起到了推动作用。该著作获国家教育部人文社科著作优秀成果一等奖,天津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特等奖。在滕先生的领导下,一个研究跨国公司的学术队伍在国际经济研究所内形成。1992年,南开大学跨国公司研究中心成立,2000年9月,该中心被教育部批准为“人文社会科学国家重点研究基地”。

  也是得益于滕维藻的大力支持,南开大学在1983年恢复重建经济学院,并积极筹措世界银行贷款资助,兴建经济学院教学、办公和资料建筑群,一个理论与应用并重、具有南开鲜明特色的经济学院像镶嵌在中国北方大地上一颗璀璨的明珠,吸引了国内外经济学人羡慕的目光。

  胸襟开阔的大师风范

  滕维藻把一生中的大量时间都放在了培养学生上。

  他在担任校长期间,求才若渴,大力培养和延揽人才,培养了一大批学术和教学骨干。他的学生中不乏著名学者、高级干部、大企业家,遍布各个领域。在与滕维藻相处的点点滴滴中,大家能够感受到他对学生、对学术事业发自内心的尊重。

  “我觉得滕先生就是一名大家,他在教育问题上比好多人都看的全面”,滕维藻的学生、南开大学经济学院退休教授张岩贵谈到,“他以教育家的远见卓识,从国外校友中邀请了一批国际上享有盛名的学术大师、学者挂帅南开,以一种全新的理念和办学模式,在一些传统和新兴学科建立了教学与研究机构,建立和提升南开在这些学科领域的学术优势。”

  在滕维藻担任校长期间,他和吴大任先生请回数学大师、南开校友陈省身先生任南开数学研究所所长,大大促进了南开数学的成长,打开了南开数学在国际上的知名度;他邀请世界银行著名经济学家杨叔进博士出任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所长,使世界经济的研究一直走在全国前列;他邀请著名的交通经济学家、教育家、前联合国总部高级经济专家桑恒康博士回母校创建交通经济研究所,出任第一任所长,使该所的运输经济成为教育部直属院校中唯一一个硕士点;他邀请美国天普大学段开龄教授来南开,架起我校与国际精算教育连接的桥梁,开创中国精算教育的先河;他还请回范曾,并由范先生开创了东方艺术系,打开了南开艺术研究的新领域……

  引进人才之余,滕维藻在青年教育上也是用心非常。

  从外地赶来的杨先明教授,回想起他与恩师的第一次见面,他不禁感慨,“我上大学时年纪比同龄人要大很多,和滕先生第一次见面,他亲切地叫我‘老杨’,虽然是开了个玩笑,但是老师其实是在提醒我不要混天等日,浪费光阴”。

  而至今在南开园生活了39年的副校长佟家栋则回忆说,“滕先生对待青年学子特别平易近人。有一次去大连开世界经济学年会,我们有幸和滕先生一起坐船,是一个三等舱,当时只有一个床位。我们就在那里和滕先生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会儿都不舍得出去。”

  滕维藻的学生、现任南开大学跨国公司研究中心主任的冼国明清楚地记得,“滕先生有一个座右铭是‘博学,慎思,明辨,笃行’。他对我们要求十分严格,他所想的、他所做的就是紧密围绕国家发展。他也希望我们这一代人能担负起民族复兴的重任,为国家社会经济的发展做出我们自己的贡献”。

  “滕先生治学严谨细致。他对学生论文的修改,要求十分严格,特别关注细节。这也是做学问非常重要的,就是不仅要广博,而且要在精深上下功夫,我觉得他这种既高瞻远瞩又严谨审慎的学风,应该是南开学人比较典型的一种学风。今天,我们要学习和发扬他的这种学风,学习他做学问时心系国家需要、放眼世界前沿又扎实沉稳。”龚克语重心长道。

  少索取 多贡献的人生哲学

  滕维藻经常说他的人生哲学是:一个人对社会要多贡献,少索取。他曾手书,“人生之旅:幼年贫困是人生最好的大学,梅花香自苦寒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淡泊名利,甘于奉献。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龚克在座谈会上分享了一个小故事。一个年轻的陕西工人给滕维藻先生写信,希望他为青年人写些励志的话。那时滕先生身体已经不是很好,面对这样一个素昧平生的年轻人,滕先生认真地给他回了一段很长的话:“我今年已经74岁了,我当过小学教师,当过中学教师,当过大学教授和校长,现在还继续在当博士生导师。虽然一生清贫,再加上风风雨雨,‘文革’中九死一生,但我至今不悔。社会要发展,学术要进步,就得有人做着百年树人的工作。我用以自勉的格言是,对国家、对社会,要少索取、多贡献”。

  作为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滕维藻在学术研究方面有着“博学而不穷,笃行而不倦”的风范。早在1981年,他就被评任为我国第一批世界经济专业博士生导师,虽然已是65岁高龄,但是,他依然工作在教育第一线,言传身教,用知识的甘露浇灌年轻的学子,先后为国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经济学人才,现在他们都已成为教育战线的骨干。

  而到耄耋之年时,他仍笔耕不辍,主编了《跨国公司与中国的对外开放》《跨国公司的战略管理》等学术著作。1991年日本爱知大学授予他经济学荣誉博士学位,复旦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等著名大学也都聘请他担任兼职教授。

  由于他在经济学、特别是世界经济学领域开拓性的研究和杰出贡献,滕维藻教授被聘为第一届和第二届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经济学科评议组成员和第二届学科评议组召集人之一,他还担任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副会长,中国美国经济学会名誉会长,中国太平洋经济合作委员会理事,中国国际交流协会理事。

  “我想,贯穿于滕先生为政、为学、为人之中的是‘为公’。他的一生,真正是我们南开人秉公尽能、努力奋斗的一生,是为国家、为民族作出了重要贡献的一生,也是为南开大学尤其是为南开经济学科的再创业作出了奠基性重要贡献的一生。我们今天纪念他,就是要学习他的为政为公、为学为公和为人为公的精神,像他那样弘扬南开大学‘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校训精神,在国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走向现代化强国建设的新的历史时期,加快南开大学创建南开品格、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的步伐,用我们的实际行动去实现滕先生当年在改革开放之初,奠定我们学校综合性研究型学科结构、适应和支撑国家现代化发展的宏愿,这是对滕先生最好的纪念!”龚克说。

  “三皮精神”在南开园里传承

  滕维藻的名字是与南开大学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他在南开大学担任过许多职务,历任南开大学财经学院金融贸易系主任、副教务长、教务处长、经济研究所所长、副校长、代理校党委书记、校长、南开大学顾问等职务。

  “滕先生是我们南开的玉石。他留给我们的东西,有形的是在楼下看到为他竖立的塑像,无形的是他的思想、视野、品格在我们后代得以传承。滕先生作为一位南开的学术代表、一位老领导,他营造的文化、他的思维、他的视野从前辈延续到后辈。特别是在经济学院的发展上,他看待问题的前瞻性、视野和心胸的开阔性、引领学术的开放性一直延续到今天,这些基因依然存在于南开园,这恰恰就是他的一个个贡献所在、影响所在。而我们的纪念则是为了传承他的思想品格。”曾任南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的周立群谈到。

  南开大学校友、现任天津财经大学校长的李维安认为,“博学是为了笃行。我们纪念滕先生绝不仅仅在说,要落实到行动上。弘扬滕先生精神,需要我们把他开阔的视野、坦荡的胸襟、有责任的担当切实落实到我们的日常实践中,落实到学校的实际发展中。”

  经济学院前任党委书记景维民说,“滕先生在发展办学的过程中,视野开阔,敢想敢做,这种争创第一的勇气和魄力特别值得我们后辈学习。南开在双一流的建设过程中,需要这种敢想敢拼的实干精神。”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滕先生带领大家咬紧牙关,艰苦奋斗,在异常艰难的环境中把南开的发展建设推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滕先生等老一辈南开人‘硬着头皮、厚着脸皮、磨破嘴皮’地到中央有关部门、到社会上去争取各种资源和条件,为南开的发展铺平道路。当前学校处于争创双一流建设、迎接百年华诞、开启新百年的关键时期,我们要抓住机会实现发展,发挥老一辈南开人的‘三皮精神’,面对困难,不怕挑战,没有条件想办法创造条件,按照滕校长和老一辈南开人的要求,结合当代国家发展的战略需求继续奋斗,更好的谋划好南开的发展,争取把老一辈南开人没有实现的理想,在我们这一代身上实现!”魏大鹏坚定地说。

  据悉,滕先生的子女在得知学校举办此次纪念活动时,给南开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寄来了一封信,“家父在南开工作大半生,将他的全部精力都贡献给了南开大学,特别是南开的经济学科。他的平生夙愿,就是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与学校的广大师生一起,将南开办得更好。我们欣喜地看到,家父的这一愿望正在新一代南开人的努力之下逐步实现。”(乔仁铭、王卫宁、李冰冰、陆雅婧参与此文采编)

通讯员:郝静秋 聂际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