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与经济理论研究为伴——纪念谷书堂逝世一周年


来源:南开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7/03/31 阅读次数:8

微信图片_20110101004756.jpg

327日,是著名经济学家、南开大学荣誉教授谷书堂逝世一周年。

这一天,南开大学举行了一场特殊的座谈会。数十名谷书堂的同事、学生、后辈于经济学院围坐一堂,从理论自信这一学术角度,缅怀谷书堂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方面的毕生研究,延续他70年来对政治经济学从不间断的思考。

对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情有独钟

“谷书堂毕生致力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研究,在政治经济学基本理论和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价值理论、分配理论以及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建设等方面进行了开创性研究并卓有建树”,大家在追忆谷先生时不约而同地提到。

195010月,从南开毕业后在中共天津市委宣传部工作的谷书堂重新回到母校,成为建国后第一代青年经济学教师。

改革开放后,受教育部委托,谷书堂和辽宁大学宋则行教授一起,在朱光华等教授协助下,组织北方13所高校编写《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部分)》,这就是其后被高校广泛使用的“北方本”。

该书于197912月出版第1版,被教育部定为全国文科院校统编教材,到2003年共出版了8版,发行逾150万册,为我国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曾获国家教委优秀教学成果奖。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协同创新中心主任逄锦聚,从1984年开始留任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既是谷书堂的学生,又与谷书堂共事多年,在谈起“北方本”时大加赞赏:“‘北方本’是改革开放开始以后我国最早出版的《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部分)》教科书之一。该教科书在继承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的基础上,突破苏联教科书的羁绊,最大程度地吸取当时理论界最新研究成果,实现了一系列理论和体系结构的创新”。

逄锦聚回忆,从1986年开始,谷书堂教授带领他的学术团队开始研究生教材的研究和建设,历时3年,由他主编的《社会主义经济学通论》于1989年出版。《通论》围绕社会主义经济的本质、运行与发展展开论述,在教科书中首次使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范畴,首次对按贡献分配原则进行阐释,建立起了包括经济制度(经济体制)、微观经济运行、宏观经济运行以及经济发展等的全新理论体系。该书被教育部推荐为全国财经类高校研究生使用教材。

1990年,受教育部委托,谷书堂与吴树青、吴宣恭一起主编了全国高校通用本科教材《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部分)》。1995年出版了融入更多现代经济学知识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新论》,该书是对《通论》所阐述理论体系的进一步深化。全书分为制度、微观和宏观3篇,从而为中国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提供了一个更新的版本。该书曾获国家级教学成果奖。进入21世纪,谷书堂老骥伏枥,探索不止,又提出了建设转型经济学的主张,并取得了若干阶段性的重要成果。

现任天津市政协财经委副主任、南开大学中国财富研究院名誉院长的陈宗胜,是谷先生改革开放后招收的第一位博士,在追忆恩师的学术贡献时他谈道:“谷先生一生都在坚持用马克思主义原理研究中国的社会经济现实问题,他对社会主义经济学的诸多设想是随着发展而变化的,体现出社会经济过渡这个特点。他的‘价值规律理论’‘商品经济理论’‘要素分配理论’是经济理论研究领域的重要成果,对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

极度亲和的大师风范

谷书堂把一生中的大量时间都放在培养学生上。他的学生中不乏著名学者、高级干部、大企业家,遍布各个领域,很多人毕业几十年依然与老师保持着密切联系。在与谷书堂相处的点点滴滴中,大家能够感受到他对学生、对学术事业发自内心的尊重。

“在学校读书时,我就多次受到谷先生的亲切指导,走上工作岗位后,我也会不时请教恩师,他从来都是热情回应,悉心解答。”南开大学经济学系教授张俊山回忆。

年逾八旬的朱光华是谷书堂众多学生中最为年长的一个,从上世纪50年代末就和谷书堂一起从事教学和科研工作。在回忆起两人之间的往事时,朱光华不禁百感交集:“谷先生在和我多次交谈中,经常讲到,要学会识人、用人、护人,即识才、用才、容才,体现了一位领军人物的高尚人才观和极度亲和力。这种亲和力对我而言,是一种人格的力量,又是大于权力的力量,是一种无形的凝聚力,又是一种自在的向心力。”

很多人发现,在谷书堂身边工作和学习,身教常常胜于言传。

经济学院青年教师王璐曾经做过谷书堂的学术秘书,日常工作之一就是帮先生处理信件。谷书堂有要求,所有来信必须很客气地回复,要仔细回答来访者问题,每一封信他都要反复修改多次,“作为一名学术大师,谷先生认真严谨的治学态度让我感触颇深”。

王璐清楚地记得,曾经有家期刊围绕社会主义收入分配问题向当时享誉盛名的谷书堂约稿。书稿完成后,谷先生想了半天,把文章题目《我的收入分配观》改成了《我对社会主义收入分配的一些看法》,谷先生在文中提到:“社会经济是不断发展的,我的研究还没有到位,这些仅是我自己的一些看法”,这是他对王璐的解释,在王璐眼中“虽然更改的只是一个标题,体现的却是一名大师对待学问的谦虚与务实。”

“师德比做学问更重要,谷先生一生都致力于坦诚治学、严谨治学、科学治学,他的这种精神值得我们一直学习,需要我们发扬光大。”朱光华语重心长道。

传承师志扛起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大旗

谷书堂是南开经济学院的一面旗帜,在这面旗帜上,铭记着南开经济学科改革与发展的光辉历程。

曾任南开大学财政学系系主任的张志超教授谈道,谷先生对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部分)的探索有几个鲜明特点:一是坚持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为指导,但不拘泥于个别论断和结论;二是坚持从中国实际出发,注重实践经验的总结,同时注意吸收国外经济学的有益成果;三是思想解放,实事求是,着力创新,很少保守思想。谷书堂教授在对政治经济学探索中形成的这些特点,成为今天我们治学的宝贵财富。

“对谷书堂教授最好的纪念是继承他的未竟事业,弘扬他的治学精神,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和话语体系的构建贡献智慧和力量。”逄锦聚在座谈会上情真意切地说道。

天津市社联原党组书记、天津师范大学经济发展研究所所长李家祥教授也表示赞同,“要立足我国国情和发展实践,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学习传承谷先生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多方贡献、治学精神,为新阶段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提供‘南开方案’、弘扬‘南开精神’”。

南开经济学科,有着很深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基因,现在又有一批优秀的中青年经济学家在成长。“我们要继承谷先生的事业,坚持‘知中国服务中国’的发展理念,扛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个大旗,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境界,为学校、社会、国家的发展贡献力量”,南开经济学院院长梁琪坚定地说道。

谷书堂90岁时,学生们一起编写了一本介绍他学术经历与学术思想的书,谷书堂深思熟虑后,将书名定为《不平坦的治学路》。

现在,南开经济学人以此为勉,鼓励自己在经济理论研究这条道路上愈走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