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大学校长龚克为《杨石先文选》作序


来源:南开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7/03/10 阅读次数:33

  □龚克

  《杨石先文选》书影 (摄影/韦承金)

  杨石先是伟大的爱国者、科学家、教育家。

  杨石先生于1897年。那时的中国积贫积弱,“民生凋敝,外侮日亟”。他小学毕业后,先后在南开学校和清华学校读书,在青少年时代即形成了“教育和科学救国”的看法(《我的自传》1959年9月6日)。清华毕业后他赴美留学,1923年回国到南开大学任教,直至1985年去世。其间,他曾于1929年和1945年两度赴美进修,又两度谢辞美国同事的盛情挽留,回到战火纷飞的祖国。在艰苦抗战的岁月里,杨石先在西南联大担负重要领导工作,刚毅坚卓地与联大师生一起创造了世界教育史上的奇迹。他从1948年4月代理南开大学校长,拒绝国民政府“离津南飞”的要求,把南开大学完整地带到了新中国。“文革”中,他横遭批斗,依然坚持科研教学,表现出对人民和祖国的无比忠贞。在新的历史时期,他以80岁高龄热情投身拨乱反正和改革开放,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杨石先不仅作为在南开大学任职最长并带领学校经历两大历史转折的校长,为南开大学的发展作出了历史性的重大贡献,而且作为中国科技事业的脊梁,为中国科技特别是新中国化学科学的发展作出了奠基性的重大贡献。他以崇高的人格、求真的学风、朴实的作风和创新的工作,为一代又一代青年学子树立了光辉的典范。聂荣臻元帅誉他为“学者楷模、人之师表”。

  翻开这部30余万字的《杨石先文选》,先生的思想风范跃然纸上,他在科学与教育方面提出的很多重要观点,至今闪烁着思想的光芒,给 !E !>  例如,他鲜明地提出了培养学生的质量是衡量学校办学水平的关键所在,指出:“办好一个大学,主要体现在培养学生的质量上。我们的质量标准,就是使学生在德、智、体几个方面都得到发展。”“我们要坚决把德、智、体几方面的比例关系调整好,坚持以教学为主的原则,同时,又必须重视对学生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和指导好学生锻炼身体。”(《在南开大学建校60周年庆祝典礼上的讲话》,1979年10月17日)例如,他高度重视做好思想政治工作,认为“思想政治工作做好了,其他工作就可以更加目标明确,思想行动一致地去完成”。他特别强调“要加强政治理论学习,加强政治理论课”,并提出:“政治理论课教学必须紧密结合学生的思想情况,引导他们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去观察思考、研究学问和处理工作。要坚持理论和实际的正确结合,并着重帮助学生理解经典著作和教科书。要提倡在尊重原书的基础上开展自由讨论,注意对问题作全面分析,避免片面性和绝对化,培养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在1961年开学典礼上的动员报告》,1961年9月23日)例如,他重视在思想方法和学习方法上引导青年学生的成长,希望同学们处理好打牢基础和攀登高峰的关系,指出只有把基础课学好,才能为将来攀登科学尖端打下更结实的基础;希望同学们不仅要重视理论学习,还要提高实验、运算、画图的能力,做到理论与实践的密切结合;希望同学们扎扎实实地掌握一至两门外文,为将来攀登科学技术高峰创造更好的条件。(《在化学系迎新会上谈有关学习的三个问题》,1962年9月29日)他寄语青年学生努力成为革命事业和科学事业的可靠接班人,并动情地说:“我是一个科学战线上的老兵,从事教育和科学工作几十年了,虽然我已80多岁,但是生命不息,战斗就不应停止,我愿意和大家一道在新的长征道路上大踏步地前进,尽我自己应尽的力量。”(《在纪念1978年五四青年节大会上的讲话》,1978年5月4日)例如,他强调“办好学校的关键主要在教师”,指出“我们要坚决贯彻执行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充分调动广大教师的积极性、创造性,在党的领导下,依靠他们搞好教学和科研工作。”(《在南开大学建校60周年庆祝典礼上的讲话》,1979年10月17日)他特别关心青年教师的成长,要求妥善安排青年教师的进修提高,指出:“目前在这方面存在的问题是有些青年教师心情过于急躁,有的不愿意担任教学工作,强调脱产进修;有的不愿担任基础课的各种教学任务,如管实验、上习题课;有的没有经过教研组的同意,自己决定进修的方向。另一方面,有些青年教师的具体培养方向没有明确,有些导师对青年教师的指导也不够,使他们独自摸索。我们希望青年教师能够明确:担负一定的教学任务是必需的,在教学中培养、提高也是必要的,在工作中应该尊重导师的意见。我们也希望老教师能够认真地担负起培养师资的光荣职责,更多地关心青年师资的进修、提高,加强具体指导,使我们的教学和科学研究工作不但后继有人,而且队伍还能迅速地扩大。”(《教学、科学研究和教师进修》,1956年9月29日)例如,他注重在高校办学中把握好教学与科研的辩证关系,指出:“适应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不断地提高教学质量,培养出合乎规格的建设人才,是我们学校的基本任务。学校的一切工作都必须着眼于如何更好地完成这一基本任务,紧密围绕这一基本任务。”(《在1962年开学典礼上的讲话》,1962年9月8日)“高等学校以教学为主,科学研究要配合教学,但这并不是要忽视或取消科学研究。科学研究搞得好,有利于提高教学质量,提高学术水平。科学研究应结合教学积极开展。”(《在1961年开学典礼上的动员报告》,1961年9月23日)例如,他认为民主是科学繁荣发展的前提和保证,指出:“科学研究是一种探索性、创造性的劳动。发扬学术民主,提倡独立思考,开展自由讨论,是科学工作本身的客观要求。”“古今中外,无论自然科学史还是社会科学史都证明,新的科学发现和理论概括,总是在总结前人的经验或失败的教训的基础上作出的;而真理在最初只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以后才逐步被多数人所接受。科学要获得繁荣和发展,必须有民主作为它的前提和保证。”(《科学需要民主》,1979年7月)例如,他特别强调科学研究要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和世界科技前沿,作为化学科学的带头人,他非常重视“化学科学与国民经济的关系”,并且以身作则地深入开展解决6亿人民吃饭急需的农药研究,把晚年的主要工作放在研究高效低毒的农药上面。在80年代初,他洞见能源和材料的极端重要性,指出“能源工业和材料科学中,化学更具有特殊重要的地位,它对能源的综合利用、常规材料性能的改进以及新型材料的合成都起着关键性的作用”。(《祝化学工作者为中华崛起作出更大的贡献》,1982年)他还特别重视学科交叉发展。早在1956年,他就指出“化学科学是和其他科学密切的联系着的、交织着的”,“化学和地质学结合起来成为地球化学,和物理学结合起来成为化学物理,和生物学结合起来成为生物化学,和农业结合起来成为农业化学,和医药学结合起来成为药物化学等等”。“这些边缘学科都是综合性的”,要“更深入地研究与开展。”(《化学科学与国民经济的关系》,1956年)尤应指出的是,杨石先卓越地将需求与前沿结合在一起,是既高瞻远瞩又脚踏实地的科学大师。

  杨石先校长离开我们已经整整32年了,今年又恰逢他诞辰120周年,我们怀着崇敬的心情,选编他有关教育和科研工作的论著,出版这本文选,力求把他的爱国情怀、科学精神、教育思想比较全面地呈现出来,使今天的人们能够更深切地感知一位爱国知识分子及共和国老一辈教育家科学家的思想风范,更深切地感知他严谨求实的科学精神和爱人民爱祖国爱学生爱师友的人文情怀,学习他一辈子踏实勤勉、秉公尽能地为人处事和治学态度,从而更好地扎根中国大地办教育、搞科研,为实现杨石先等民族先贤振兴中华的宏愿接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