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用时间来积淀 ——记第十一届中国大学生年度人物张昊苏


来源:南开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7/02/22 阅读次数:15

南开新闻网记者 郝静秋 聂际慈 摄影 聂际慈

  “天下事艰难方始,天下事大有可为,在修业进德的基础上追寻天下之道。‘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这是南开为我们留下的印记。”6月29日,一向低调内敛的张昊苏站在南开大学毕业典礼上的讲台上,代表5078名南开硕士毕业生做毕业演讲。

  一张圆脸的张昊苏,话不多,表情总是平和,甚至被同学开玩笑地形容为是“人畜无害的好青年”。可就是这个小伙子,是南开园内外闻名的“学霸”“大神”。1994年出生,10岁时拿到国际象棋比赛全国冠军,15岁进入南开大学学习,19岁保送攻读本校文学院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硕士研究生,20岁出版两本著作,并力压众多博士生,成为南开大学研究生特等奖学金的硕士生得主,2014年,被国家体育总局授予“国家运动健将”和“国际象棋大师”等级称号。

  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一届中国大学生年度人物评选活动中,张昊苏再次“命中”,获评“大学生年度人物”。

  “他在全面发展的基础上有着鲜明的个人优势,突出的学术能力让人无法忽视,此次当选大学生年度人物实至名归”,张昊苏的研究生导师陈洪教授在得知此消息后,这样认为。

  钟情国学 痴迷读书

  自小酷爱阅读的张昊苏,看书不舍昼夜是常事。他尤其钟爱古典书籍,这些书大多是竖排繁体字,以文言文写成,内容专业晦涩,但这挡不住张昊苏对书的喜爱,小小年纪的他即使一本书只有一句话能读懂,也能从中得到乐趣。

  进入大学校园后,张昊苏的已读书单上又多了近千本书,《论语》成为他的最爱。但相对于读书量,张昊苏更加看重读书方式。他认为,“好书不怕读,精读5到10本经典读物对于大学生来说是十分必要的,日后你会发现,这些内容有典范价值,受益无穷。”

  凭借多年广征博览积累下的国学素养,张昊苏2015年在团中央等单位主办的首届“国学达人”挑战赛全国总决赛中脱颖而出,成为大学生组唯一的冠军。

  有人说张昊苏是“神童”,陈洪并不赞同,他眼中的张昊苏“既心存高远眼界开阔,又脚踏实地下了苦功夫,脱颖而出不是侥幸和偶然。‘锥之处囊中,其末立见’,他有才华,自然会崭露头角,我相信他将来学术前景也会很好。”

  严谨做学 专精博通

  去年,张昊苏的两部著作《屈原:乡土元音奏典范》《苏轼:率性本真总不移》先后出版。这两部专著属于《文化中国》系列丛书第四辑,在所有丛书作者中,他是唯一的“90后”。

  在陈洪看来,张昊苏“有着对历史文化不带功利的热爱”,搞研究既可以坐得冷板凳,也“能进能出”。在读书时,张昊苏会选择原著,而非当代人编纂的概论和通史,这让他能进到知识体系“原点的部分”,但又不会皓首穷经,掉在浩瀚的文献里,能从中“走出来”,用跨学科的宏观视角及方法论,对思想文化和历史脉络有了整体性的认识与主动的追求。

  谈及学习方法,本科时双修文学与历史双学位的张昊苏希望能够打通“文史哲”的经络,将“通人之学”与“专家之学”相融合,既要在纵向“专精”,学出深度,还要在横向“博通”,学出广度。他表示“如果只对一个地方深挖,不全盘把握,就好像盲人摸象,专深也做不好”。

  在学习上,张昊苏是个笔头不懒的人,在读书的时候有思考,便迅速落实到纸面形成文章。张昊苏也是一个随性的人,他会因为读书而开心,一整天在宿舍看书,上网查资料。但如果不开心的时候,张昊苏也不会强迫自己读书,觉得这样“意义不大”,而会选择上网玩一天。

  长期的研究努力终于有了回报。仅2015年,张昊苏发表的研究成果就有数十万字,他与导师杨洪升共同整理的《吴兔床日记》也已付梓。他还有一部解读《汉书》的著作,也即将出版。

  以公为体 以能为用

  在南开七年,张昊苏对校训中“允公允能”的南开精神体会颇深:“学者为己,本来不足为奇。但与‘私’对立的‘公’并非抹杀个人自由的政治高调,而是一种勇于择善固执的践履精神、一种超越世俗得失的宏阔视野。天下事艰难方始,天下事大有可为,在修业进德的基础上追寻天下之道,这才是真正的‘公’。”

  带有一身古典气质,从不张扬的他,却也不是只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作为南开大学诗词楹联学会副秘书长,张昊苏多次主持诗词创作、格律讲授等活动,他希望通过自身所学,带动更多同学关注中国传统文化。

  除了在文学上的传承发扬,张昊苏还着力于普及国际象棋。近年来,他一直利用假期时间,在他的家乡山东省济南市民生大街小学进行国际象棋普及工作。“博弈和科研有相通之处,比赛一坐几个小时是常有的,这让我在科研中能坐得了板凳,耐得住寂寞。在下棋中训练出的思维,对我研究文学理论有很大帮助。”

  和年轻人中流行的张扬个性完全不同,接触到张昊苏的人都认为他有一种令人钦佩的谦逊品格。2014年张昊苏写了五篇论文,都达到了发表水平,有的还能在较好的期刊上发表。2015年中日韩及台湾地区六所著名高校开了一个研讨会,张昊苏提供的论文获得了最高奖。他的导师陈洪希望能把这些论文推荐出去发表,但张昊苏都认为不够好,还需要打磨,于是以需要“再沉淀”的理由,婉拒了导师的推荐。

  今年9月,张昊苏将继续自己的学术梦想,在南开大学文学院攻读中国古代文学博士学位。面对这条很多人认为“枯燥”的科研之路,张昊苏毫不犹豫,“每个人都需要有、且一定有孤独的状态,孤独的本质即等同于沉淀,长于此者则适合学术研究。我会在文献研究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22岁就已经硕士毕业的张昊苏会用时间来完成自己的积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