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王林:独立之思考,自由之情怀


来源:南开校友网 更新时间:2016/11/18 阅读次数:81

王林照片2.jpg

“我是爱南开的。” 初次见面的王林学长说道。一身儒雅书生之气,翩翩君子之风,温和的微笑让人倍感亲切与温和。王林学长毕业于南开大学化学系,后到南加州大学攻读博士学位,30年间埋头从事与化学领域的研究,成果颇丰,令人敬佩。

北纬三十九度六,东经一百一十七度九,华北广袤的热土上,学府北辰熠熠发光。南开,南开,魂牵梦萦,黄钟大吕。校钟铮铮,校歌奏鸣,治学长风,巍巍济济。97年校庆之际,记者有幸采访到了30年前毕业的化学系王林学长。一起来听听这位“别人家孩子”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

谈及大学,王林学长认为,大学之道,在于为青年人提供了严谨务实的基础教育的平台。“南开当年十分注重实验,导师对我们的要求也非常严格。这样的训练让我能在不同环境中很快进入角色,和更多优秀的同行者在一个更高的平台上交流。”忆及母校,学长滔滔不绝,不时望向主楼的眼神里有着对当年的青春年华的感慨与追忆。30年后,今天再反观校训,“恰到好处”是学长的评价。“‘公’即责任心。不仅是对全社会的关爱,具有社会发展所需要的个人价值,在生活中也应多为别人考虑,多为别人着想,用自己的言行举止感染周遭更多的人。而‘能’,即专业才能。一方面,成为学科的有用之材;另一方面,也应多吸收跨学科发展的知识从而丰富自己,施展才华,成为当今社会所需的复合型人才。“学长说:“当时的形式化的口号,在人生阅历的积淀下才发觉百年前张伯苓老先生的期许是何等睿智。”它敦促着所有南开人认真生活,坚持学习,尽心尽性,敬天爱人,带着一颗安静的心,谦逊为人。或许只有最朴实、内敛的语言,才能道出最真切的哲理。

对于美国教育方式与中国的不同,学长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高中带来的听话与惯性思维,是大学新生最普遍的问题。”对此,他建议青年人尊重权威却一定不能盲从权威,要用自己的视角去看待这个世界。同时应该广博的学习,减少自己知识的盲区,来增强自己的辨别力。学长曾有过质疑老师的光辉经历,用满满2页的数学推导来验证化学统考标准答案错误的他,对于当年的“壮举”,学长依然非常得意。这个社会在塑造着我们,周遭的环境也在塑造着我们。公知普世的价值观,人人都相信的,他们想让你也相信。而究竟合理还是不合理,何为正确,何为最佳,一定要自己思考。”

学业,是所有南开学生不可避免的话题。每年高考毕业录取,分配专业,一些学生就会因成绩不够而被调剂到其他专业,没能获得理想的专业,再加上对当前专业的不满,不少同学选择了自暴自弃。也有的同学发现原来大学中专业的学习和自己想象中的学习相差甚远,因此产生了迷茫。那么对于这样一位当年的化学学霸,王林学长对学习又有什么看法呢?谈及学业,学长说:“我从来没有对化学迷茫过,从大一那年到今天,对化学的感情从来没有变过。”漫漫求学生涯,从填报专业时听从内心的选择到如今化学成为生命的核心,学长坚定地行走在学术之路上从未选择放弃。先不论人的一生中会有多少次抉择,始终如一这样的字眼本就充满了难以言说的不易与艰辛。而能怀着热忱,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抛开一些功利的现实,又是有着怎样坚毅的灵魂。有些时候,生命需要单纯的追求和向往。因为热爱,所以坚持,没有更多的复杂的东西,简简单单的活着,就像东门老树的内敛与沧桑,就如同主楼低调的行色,保持一颗对世界的好奇心,这样多好。

王林也是一位爱“折腾”的学长,他曾在44岁时改变了研究的领域。突然间的改变,使他从一个行业的强者变成了另一个行业的弱者。因此,他放下自己在其他研究领域做了长时间学术大牛的抱负,转而谦虚地从头开始。谈起那时的旁人眼中疯狂的自己,学长爽朗地笑了笑:“没关系啊,能做能学能提高,这是个快乐的过程。辛苦肯定辛苦,喜欢不就挺好吗?” 

如今的王林学长,带着挑战自我的勇气,专注于生物制药的研究与开发,“人生好似坐过山车,历练全存在于尝试的过程之中,从高峰到低谷,再慢慢的蜕变。”下一次又会心甘情愿地到哪一个行业当新手呢?学长也说不出,但眼神里分明是对未来的无限期许与渴望。

记者手记:“为人之道,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再让他人感受到快乐;为学之道,拥有独当一面的人格和深厚的学科素养。” 原来境界决定高低,真正优秀的人不会去炫耀自己的优越。因为自我目标自我价值的实现已经深入了他们的灵魂,让他们如此纯粹地面对着自己的理想,如此无所畏惧地前行。凤凰涅槃,更多考验的是一个人的韧性与对生命的热爱。如果你迷茫,就请你不要蹉跎岁月;如果你厌倦,就请你大胆尝试着改变。一人之行折射出万千南开人的敢于挑战、有所作为,是那一辈的他们让百年南开永不曾没落,是这一辈的我们将让南开永远生机勃勃。

那些夏末午后细碎的阳光,那些年爬满了整栋楼的爬山虎,那些南开明净澄澈的蓝天,那样朴实的学风,那样深厚的底蕴,或许便是南开真正的迷人之处。这里的百年每一段路是每一段历史风雨兼程,山河骤变不曾动摇,不曾彷徨不乏太白才气,豆蔻胜过刘郎挽社稷狂澜于既倒,展实业救国之锋芒渤海茫茫,白河汤汤。而我和学长相隔30年,不长不短的岁月,于阅历是差距,于情怀却是统一。鸿图远业,卓尔不凡;五十知天,风雅素心,愿优秀的学长,踵事增华,事事顺心。有些乐趣和人生际遇,或许我永远都不会有。但就像你们永远温和的眼神一样,在这片古朴而沉静的南开园里,一定会留下想回也回不去的曾经。

相向。再见。十分深送一声歌。

记住。追逐。南开未来在我心。

 

                                                   实习记者/徐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