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比尤斯博士与他的南开情怀


来源:南开新闻网 更新时间:2016/04/11 阅读次数:140

 

210027_510299.jpg

210026_447946.jpg

69岁的洛朗•法比尤斯先生最近有点忙,刚卸任法国外长,即被提名为宪法委员会主席。尽管“换了工作”国际国内事务缠身,3月27日,这位南开人的老朋友依然如约造访,获授南开大学名誉博士学位。

  从某种意义上说,名誉博士意味着一所大学对著名学者、社会活动家杰出贡献的最高肯定。因此,南开一直对颁发这一荣誉学位慎之又慎,将近百年的办学历程中,所授予的名誉博士屈指可数,而法比尤斯先生成为了南开历史上第10位获此殊荣者。

  在名誉博士学位授予仪式上,校党委书记薛进文向身着红黑色博士服的法比尤斯颁发名誉博士学位证书,校长龚克代表南开大学学位委员会宣读授予决定。笑容、鲜花、掌声……师生纷纷用手机记录下这历史性的一刻,同样被记录下的,还有法比尤斯为南开发展、中法友谊、人类未来作出的贡献。

  “未来属于年轻一代”

  对于南开人来说,“法比尤斯”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近年来,这位以分钟计算行程时间的国际政要,访问中国时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来到南开,与师生们聊聊他所亲历的那些国际大事。

  法比尤斯与南开结缘自2009年4月,当时在天津出席第八届中欧论坛的他应邀“初访”南开,做客“南开名家讲坛”,为南开师生带来题为“今日欧盟”的讲座,就欧盟发展现状、面临问题及未来发展趋势等内容阐述看法。

  2011年3月,法比尤斯先生“二访”南开,与校方商讨如何推进南开与法国高校之间的紧密合作,特别提出希望帮助推动我校与法国最大最古老的商学院之一——法国鲁昂高等商学院(后与兰斯商学院合并,更名为诺欧商学院)建立友好合作关系。

  在此次访问进行的演讲中,南开师生再次领略到法比尤斯广博的全球视野与睿智的战略判断力。他告诉师生,21世纪再也不会是某一个大国的“独角戏”,全球合作、共同发展才是趋势。如果说19世纪是欧洲的世纪,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那么21世纪将会由英美经济主体向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转舵”。

  两次访问中南开师生的热情、对国际事务的熟谙给法比尤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13年,时任法国外长的法比尤斯特意致信我校,表示“2009年、2011年两次访问,与南开师生的面对面交流给自己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如果条件允许,希望每次访问中国都有这样见面交流的机会。”

  2014年2月,法比尤斯“三访”南开,正式受聘为南开大学国际关系与全球治理首席教授,并以“21世纪全球治理”为题发表演讲。他向同学们坦言,他非常愿意和南开学子交流,也非常愿意接受这个首席教授的头衔,因为“我们在寻求建设对中法两国人民来说可能最好的未来,以及对世界来说可能最好的未来。这一未来归根到底属于年轻一代”,“中法友谊将在你们手中发扬光大”。

  时隔一年,法比尤斯“四访”南开,出席南开大学-诺欧商学院合作办学协议签字仪式并发表演讲。“今天能够回到我非常热爱的南开大学与老朋友们见面,我非常高兴。每次来到天津,我都看到很多变化,今天我发现这里到处都是鲜花,但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周恩来总理塑像。”他以这样的开场白,展开了对全球气候问题的探讨。

  今年春天,“五访”南开的法比尤斯先生带来了一份特殊的“礼物”——1929年南开大学老校长张伯苓先生在法国巴黎高等师范学院所作关于中国国民教育的演讲档案。

  “1929年6月到9月,张伯苓校长访问了西欧和北美。我们有他在其他地方的演讲资料,但是一直没有在巴黎高等师范学院的这份演讲。法比尤斯先生从档案馆中找到并复制了这份珍贵的档案,并在张伯苓先生诞辰140周年纪念日前夕赠予南开,我们觉得格外珍贵。”龚克介绍。

  为中法友好献礼

  2014年是中法建交50年。

  这年年初,法比尤斯向法国一位将军借来一幅画挂在办公室,为期一年。这是一幅由南开大学终身教授、著名书画家范曾绘制的中国画,画中人物是法国前总统戴高乐将军,正是在他的领导下法国取得反法西斯胜利,并做出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伟大决策。

  法比尤斯出生于古董收藏世家,对艺术与历史卓有见地,曾在2012年出版了专著法文版《十二珍品阁》,通过绘画艺术剖析法兰西民族的重要时刻与精神特质,以及法兰西历史的缔造进程。

  2012年薛进文率团访问法国,在法国外交部与法比尤斯会面,获赠了这本法文版《十二珍品阁》,薛进文当即提出由南开组织出版中文版,得到了法比尤斯的欣然应允。经过一系列的版权洽谈、翻译等努力,2014年这本书由南开大学出版社出版。

  2014年2月21日,中法两国建交50周年纪念日后的第25天。中文版《十二珍品阁》首发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活动邀请到法比尤斯与范曾就中法文化艺术展开专题对话,探讨两个伟大民族的文化交流问题。

  活动当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法比尤斯。双方取得一致共识:要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推动中法关系在新时期取得更大发展。法比尤斯精心准备了一本中文版《十二珍品阁》,郑重地签上自己名字,作为礼物赠送给习近平。

  一本艺术专著,一场文化对话,拉近了中法距离。这是南开大学与法比尤斯向中法建交50年的献礼,也是南开积极参与中法文化交流活动的一次有益尝试。

  在法比尤斯的支持推动下,近年来南开从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文化传承出发,一项项深化中法友谊的新探索正在不断展开。

  2014年,由南开大学与诺欧商学院共建的诺欧商务孔子学院在法国鲁昂市成立,法比尤斯亲临成立大会并为学院揭牌。这个法国第一家商务孔子学院,成为中法经济合作与文化交流的新纽带。

  从今年起,法国外交部档案馆向南开师生独家开放馆藏1735年至1935年中法关系史文献档案,并支持南开师生对相关资料进行翻译、出版,进一步促进了我校中法关系史的研究。

  巴黎大会“一锤定音”

  在名誉博士学位授予仪式上,范曾赠送给法比尤斯一幅刚完成的绘画作品,画中人正是法比尤斯自己。

  范曾介绍,他是从电视上看到法比尤斯主持2015年气候变化巴黎大会时获得的灵感。“法比尤斯先生手中拿着一个墨锤,只有出席会议的195个国家元首一致通过关于气候变化的全球性协定,才能敲下这个墨锤,这意味着这些国家为了全人类的命运超越了一切利害关系,我为法比尤斯先生在其中作出的卓越贡献而激动。”

  法比尤斯盛赞这幅作品是一幅“伟大的肖像画”,他幽默地对南开师生说:“说这幅画伟大是因为它精湛的艺术性,至于画中的人物是否伟大,还是由你们去评说吧。”

  对于这个问题,南开师生从随后的演讲中获得了答案。

  “自从卸任联合国气候峰会主席以来,今天是我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表达个人的观点。”法比尤斯向师生介绍了气候变化巴黎大会很多幕后故事。

  法比尤斯至今记得2013年11月的华沙会议上,法国被推选为气候大会主办方时,代表们纷纷向他走来,说着同样的话:“法比尤斯先生,祝你好运!”

  “当时,我没有完全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但是几个月后,我开始懂得了。”他说,因为任务十分复杂,要让195个国家达成一致,每一方都有不同的情况和地位,形势非常复杂。不同国家和大陆应承担的全球碳排放份额不同,这种复杂的形势也是每年各方会谈没有取得显著成果的原因。

  法比尤斯回忆,大会期间,他们曾连续几天不眠不休,让留待讨论的问题数量一个个减少。谈判接近尾声时,他分别与中国、美国代表进行了专门讨论之后,提交了最终的文件。“甚至到文件通过的最后一分钟,我们都在说服那些不情愿的国家。我们在会前几个月里通过坚持不懈而获得的信心,尤其是中法之间的信任,是成功缔约的关键。”

  在法比尤斯看来,全球变暖使全人类在与时间赛跑,“我们这一代人是完全意识到威胁的第一代,也是能够采取有效行动予以反击的最后一代”。巴黎大会是一个转折点:世界各国从此决定低碳生活,为碳平衡而努力。“在这个对人类存亡生死攸关的转型阶段,2015《巴黎协定》是我们迈出的重要一步,因为它确立了一套立志高远、为全世界接受的原则。但是,将它付诸实施仍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巴黎协定》的落实必须如它的谈判一样成功,我们还没有走到那一步。”

  法比尤斯博士有一种南开情怀,他愿意将这些成绩与困难一并说给他的南开同学听,在他看来,南开人勤奋、努力、具有世界眼光,正是《巴黎协定》未来有力的执行者。

  出于对气候问题长期关注的缘故,法比尤斯格外重视一个地区的绿化情况,看到南开大学津南校区种植的大小不一各类树种,他赞不绝口,还特别表达了他的“遗憾”——访问得太早没有赶上绿树成荫的季节。或许与绿树相比,法比尤斯更迫切想要看到的,是图书馆中那些埋头苦读的南开青年,早日成长为承担世界未来的脊梁。